怀着热爱与责任努力前行——基层戏曲院团生存发展状况扫描

发布日期:2017年09月07日

乡音亲切、乡韵悠长,地方戏曲是地方文化的重要代表和载体,基层戏曲院团把艺术送到社区、学校、村庄、乡镇,密切着艺术与基层百姓的血肉联系,守护着地方文化代代相传的根脉。

近几年,《关于支持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关于新形势下加强戏曲教育工作的意见》等有关戏曲发展的政策陆续发布,令基层戏曲院团受益匪浅,但人才匮乏、资金短缺等问题依然不同程度困扰着基层戏曲院团,制约其进一步发展。

作者 |  罗群  刘淼

来源 | 中国文化报

 

演员群众情谊深

基层戏曲院团一般来说规模都不大,但受惠于送戏下乡等政策,其演出量往往很大,一年二三百场不在话下,表现突出者如福建省长乐市大众闽剧团每年演出约400场,江西省上饶县信河赣剧演艺有限公司每年演出约500场。这些院团,每天演出两三场的情况很常见。

虽然演出场次多,但基层院团的演出条件普遍较为艰苦。天津市宝坻区双馨评剧艺术团团长李焕富介绍,该团每年的二三百场演出中,大多数是在室外露天进行。不论严寒酷暑,他们送戏下乡的脚步都不停止。宝坻区下辖24个街镇共700多个村,剧团要花两三年才能演一遍。长期的基层演出培养了剧团与群众的深厚情谊,双馨团吃、住都在老乡家里。“去年9月有一场演出,进行到一半时突然风雨大作,观众都冲上来帮演员扶灯架、搬道具、保护演出设备。他们跟我们是一家人。”李焕富说。

虽说没有先进的剧场、精美的舞台,但基层戏曲院团对艺术的追求毫不松懈,小剧团一样能唱大戏。双馨评剧艺术团以演出大戏为主,擅演剧目包括《秦香莲》《回杯记》等传统评剧,还启动了取材于当地的《袁黄》《赵丽蓉》的创作,目前剧本已基本完成。山西省侯马市蒲剧团团长刘秀花介绍,该团有四五十名演职人员,常演剧目包括传统戏《打金枝》《下河东》、现代戏《忤逆坟》等十几部大戏,新创大戏《樱桃花开》参加了2017年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后,将在山西省临汾市乃至全省进行巡演,大大提振了剧团的信心。

蒲剧《樱桃花开》.jpg蒲剧《樱桃花开》

除了传承,基层戏曲院团也在不断创新。安徽合肥雨中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最近携原创古装庐剧《情意缘》进京演出,该剧音乐以庐剧西路唱腔为主,融入庐剧中路、东路音乐元素,表演上加入了传统庐剧中罕见的各行当对唱,生动活泼。“目的是吸引更多年轻人,提高观众对地方戏曲的关注度。我认为,基层戏曲院团乃至一个剧种的生存、发展,都必须在留住老观众的基础上,争取新观众。”该公司负责人宣祥友说,打造新作品很重要,新作品在演出中不断打磨,才有可能成为精品。

 

期待后继有人

基层戏曲院团往往善于利用扎根民间这一优势,能够较快地将发生在老百姓身边的故事排成小戏、搬上舞台。这类作品真实亲切、充满生活质感,很受观众喜爱。但是,这些作品鲜有机会编排成严谨精致、适合剧场演出的“大作”。为什么?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人才匮乏——基层院团普遍缺少完善的主创团队,甚至一旦特定剧种人才问题得不到解决,就有可能“团散剧亡”。

职业戏曲编剧、戏曲导演人才缺乏的问题,在全国普遍存在,但在基层尤甚。

山东省胶州市茂腔秧歌艺术传承保护中心主任刘宗涛介绍,胶州地区通过建立地方戏曲与学校教育相结合的培养方式,保障了演员代不乏人,但编剧、导演、舞美人员仍然稀缺,排演大型剧目时只能靠临时外请。“借人”排戏的事儿很多基层戏曲院团都做过。刘秀花说,进京演出《樱桃花开》时,乐队三四十人中本团成员不超过5个。“演员接不上茬儿。”刘秀花这样概括山西省侯马市蒲剧团的人才状况,“团里演员多数在50岁上下,30多岁的没几个,20多岁的极少。”

主要演员年龄偏大是基层戏曲院团较为普遍的现象。江苏省响水县淮海剧团团长王体苏说:“我团演员以50岁以上的居多,年轻人还在培养之中。”致力于皮影戏的韩非子剧社负责人韩迟则在创排实验影偶剧《水漫金山》的过程中深刻意识到,剧团的发展尤其是创新,还需要大量的年轻人。

 

充足资金何处来

资金不足也是困扰基层戏曲院团的顽疾。在一定程度上,资金短缺也是导致人才匮乏的原因之一。

侯马市蒲剧团的演员基本工资每月仅一两千元,全团每场5000元的演出补贴摊到个人头上也寥寥无几。浙江省东阳市婺剧演出有限公司曾出现借钱给演员发工资的情况,而此次他们参加2017年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由于当时专项资金尚未到位,演出队伍在北京的饮食、住宿费用甚至由当地文化部门领导个人垫付。江西省上饶县信河赣剧演艺有限公司携赣剧《斧头将军》来北京参加2017年全国基层院团戏曲会演,专家、观众均感叹作品精彩,但没几个人知道,为了创排这部戏,公司负责人兼《斧头将军》主演杨善东把自家的房子都抵押了,还借用了女儿结婚的压箱钱。合肥雨中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此次能够创作新戏并进京演出,也是依靠宣祥友经营企业,补贴演出团队。

赣剧《斧头将军》.jpg赣剧《斧头将军》

“我对家乡戏庐剧情有独钟。”宣祥友说,“戏曲人有责任尽自己所能地传承、弘扬地方戏曲,但基层戏曲院团和地方戏曲剧种的发展壮大,依然需要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关怀。”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