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长戏剧,可围观不可跟风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16日

       一出戏管吃管喝还管住,这真的是在看戏吗?前不久,2017年林兆华戏剧邀请展剧目,在天津大剧院上演《2666》,12个小时的观演时长刷新了国内观众观剧纪录。近年来,越来越多观演时间超长的剧目走进我们的视野,比如8小时的《如梦之梦》、5小时的《伐木》、7小时的《尼伯龙根的指环》、8小时的《兄弟姐妹》、5小时的《酗酒者莫非》。

 

作者 |  牛春梅

来源 | 北京日报

 

《2666》.jpg  《兄弟姐妹》.jpg

话剧《如梦之梦》.jpg

话剧《如梦之梦》

这些超长戏剧的出现,打破了国内话剧剧目长度均为2至3小时的惯例,引起许多戏剧从业者和观众的关注,时间长度并没有吓退他们,每场演出都不乏拥趸。要知道在这之前,国内剧场不敢上演时间太长的剧目,大部分演出都要考虑地铁末班车的时间,因为绝大多数观众都依赖地铁交通。冯远征就曾表示,北京人艺不敢排演完整版的《雷雨》,就是因为害怕观众坐不了四个多小时。

那为什么这些超长戏剧能够上演呢?认真分析,会发现这些戏剧其实不尽相同。这类超长剧目大多出现在戏剧节,比如《尼伯龙根的指环》是乌镇戏剧节引进的作品,《伐木》《兄弟姐妹》《酗酒者莫非》《2666》都是近两年来林兆华戏剧邀请展的参展作品。在戏剧节这样的特殊氛围下,相对专业的观众会集中出现,他们能够包容更多具有实验性质的作品,甚至时间越长越能引起他们的兴趣。

著名导演陆帕喜欢做超长的戏剧,甚至表示自己“讨厌把戏做得太短”,认为那样不足以将自己想要表达的思想传递出来。其实,超长戏剧不容易做好。众所周知,戏剧讲究的就是集中,将要表达的思想集中提炼出来,而不是一味堆砌细节,对创作者功力也是一种极大考验。陆帕的《伐木》《酗酒者莫非》不仅依赖于原著的深度和魅力,还有赖于成熟的导演在后期的处理。朵金的《兄弟姐妹》也需要以一定的长度,来完整再现一个特殊历史时期人们的生活。

在《2666》中,我们既看到了年轻导演的才华,也看到了其在控制这部超长戏剧时出现了力有不逮的问题。比起第一、第二部分给观众带来的震撼,随后的几部分就单一重复,渐渐使观众感觉审美疲劳,以至于到了最后部分逐渐失去耐心。这就使作品的长度受到人们质疑,戏不再像是戏,甚至有了一些行为艺术的意味。

当下,这些超长戏剧对于国内观众而言,可以满足好奇心,但对国内戏剧并不具备借鉴性。其实,除了《如梦之梦》外,其他几部作品都来自欧洲。欧洲观众之所以能够接受如此超长戏剧,是因为他们有着深厚的戏剧文化,进入剧场看戏不仅是一种文化生活,更是一种社交,对于时间长度就更为包容。国内戏剧文化一直在培养,但还不算成熟。另外,说到底,一切形式都是为了内容服务,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超长戏剧可围观,但不可跟风。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