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维尼翁戏剧节的“中国梦”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10日

539618243204455150.jpg

阿维尼翁的7月是属于戏剧的;7月的阿维尼翁是不打烊的剧场、不落幕的舞台。

70年前,让·维拉尔导演创立阿维尼翁戏剧节时,大约不会想到这里会成为世界各地戏剧人和戏剧爱好者的“朝圣地”,而他“向所有人开放剧院大门”的初衷如今已经成为阿维尼翁戏剧节的底色,包容万象,流光溢彩。

7月6日,第71届阿维尼翁戏剧节如期开幕,OFF单元汇聚了来自23个国家的1480部作品。国家艺术基金2016年度传播交流推广资助项目“优秀小剧场戏剧作品赴阿维尼翁戏剧节展演”的4部剧目也在其中。

这一展演活动由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组织实施,4部剧目均来自民营机构,包括北京哲腾文化的《我的祖宗十八代》《三颗豆的彪悍手记》、北京三拓旗剧社的《署雷公》、深圳八厘米的《庄先生》。这4部剧目在世界最具影响力的戏剧节上完成了100场演出,让世界看到正在成长的中国戏剧,让中国戏剧在世界舞台打开一片天地。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blob.png

左上:《我的祖宗十八代》

右上:《三颗豆的彪悍手记》

左下:《署雷公》

右下:《庄先生》

 

跨越语言的共鸣

中午12点,《我的祖宗十八代》剧组一行10人在教堂附近找到了一片难得的绿荫,划定虚拟的场口舞台,音响服装道具配备齐全,一场路演准备就绪。如何能被观众在令人眼花缭乱的一千多部剧目中选中,还能心甘情愿地买票走进剧场,路演或者街头宣传是每一个参加阿维尼翁戏剧节演出的剧团必须要做的“功课”。

虽然还没到一天中气温最热的时候,但在法国南部骄人的烈日下,身着厚重戏服、投入演出的演员没一会儿就已挥汗如雨。剧组的工作人员不断向聚集而来的观众派发这4部展演剧目的宣传单,他们说,中午出来吃饭的人多,小城里的客流就多了起来,这个时间路演能吸引更多的观众。

《我的祖宗十八代》路演剧照_副本.jpg

《我的祖宗十八代》路演剧照

《庄先生》路演剧照_副本.jpg

《庄先生》路演剧照

阿维尼翁戏剧节是欧洲戏剧甚至是世界戏剧的前沿阵地,它关注思想和艺术观念层面上的探索和表达,把什么样的作品放在这个平台上展示能够引起更多关注,既能展示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核,又能展示出中国现代戏剧的面貌呢?

在已经第六次参加阿维尼翁戏剧节的三拓旗剧社负责人赵淼看来,登陆阿维尼翁戏剧节的剧目既要有民族独特的特点,也要兼顾全世界观众共同的情感,本次展演的几部剧目都是用中国的传统内容和表现形式去表达能让全世界观众产生共鸣一个主题。例如,《我的祖宗十八代》通过“轮回重生”的故事诠释了当代社会生活中令人困扰的人际关系问题;《署雷公》故事取材于清代作家袁枚的《子不语》,在表现方式上大胆地运用了傩戏、藏戏、太极拳、古典戏曲、皮影戏等传统文化元素,探讨的是关于“家庭观”和“人本性”的问题;《庄先生》则从“庄周梦蝶”出发,用道家思想探究现代人的生存困境。

为了减少语言差异带来的文化折扣,本次展演的剧目全部进行了“国际化”改编,尽可能减少语言表述而多用肢体表达。一位法国观众观看了《我的祖宗十八代》后,在留言簿上写下了这样的评价:“跨越语言,演员们用肢体语言和精湛演技把我们带入了一个诗意的世界,其中表达的情感是世界共通的。”

 

中国戏剧的方向

从阿维尼翁戏剧节OFF单元的地图指南上能够看出,在这个被修建于14世纪的古城墙围绕的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的历史城区中,密集分布着127个剧场。其中第62号就是曾被媒体评为OFF单元最佳剧场之一的闪光剧场,这里就是本次展演的“大本营”。

演出散场_副本.jpg

闪光剧场演出散场后

近几年,不少中国剧目在这里上演,闪光剧场随处可见中国元素的装饰品——插在镜子上的戏曲靠旗、精致的皮影工艺品、系在门牌后面的五彩中国结……随着越来越多中国戏剧的亮相,中国文化对这里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对此,赵淼最直接的体会是:“《署雷公》时隔三年再次在阿维尼翁演出,这里的观众对中国、对东方文化的了解加深了,看懂了我们剧中的很多细节。”

闪光剧场的中国装饰3_副本.jpg  闪光剧场的中国装饰_副本.jpg

闪光剧场的中国饰品

哲腾文化负责人傅若岩说,通过这次展演,我们既要让世界看到,让中国戏剧在这样一个世界舞台上刷出“存在感”;我们也是来看世界的,看看世界的戏剧发展到了哪里,衡量一下我们和世界的差距,思考一下中国戏剧下一步往哪儿走。

《署雷公》的演员胡洁婷,目前是中国戏曲学院导演系的学生,同时她也是一位有着9年表演经验的越剧演员,她说尽管在阿维尼翁看的剧目不多,但带来的思考却很多,先锋的戏剧理念能否为戏曲创作所用,中国戏曲的表现形式上是否可以有更多的创新,中国戏曲要以怎样的姿态走出去,这些都是她为今后的学习和工作设定的命题。

《我的祖宗十八代》的演员孙博是第二次参加阿维尼翁戏剧节的演出,他在阿维尼翁不是在演戏就是在看戏,专业演员和专业观众的双重身份带给他更为深刻的体会:“东方和西方戏剧正在朝着同一个方向发展,我们能在很多西方导演的戏剧中看到东方审美,在东方导演的作品中看到很多国际化表达,世界文化融合正体现在戏剧的发展上。我认为经过多样性的探索、多角度的解读、多形式的舞台实践后,世界戏剧正在返璞归真,简单纯粹地表达人类共通的思想与情感,这或许也是中国戏剧未来的方向。”

 

打造中国戏剧品牌

4部剧目、25天、100场演出……

 “先声夺人”的海报大战、“载歌载舞”的盛装大游行、“紧锣密鼓”的演出安排……

海报大作战.jpg  海报墙.jpg

海报大战

盛装大游行.jpg

盛装大游行

傅若岩表示,如果没有国家艺术基金的支持和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的组织,对于民营戏剧机构,完成这样一次长时间、多场次、高密度的海外展演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既不同于政府的直接委派,也不是民间剧团松散的联合,而是行业组织发挥导向作用,搭建平台,整合资源,在同一时间让多个项目走出去,让世界看到了中国戏剧的多样性。”赵淼这样评价这次展演。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小剧场戏剧委员会主任傅维伯是整个展演项目的主要策划人和推动人,他表示,国内民营戏剧机构创作的剧目不乏精品,但因为实力薄弱、资金缺乏的限制,很难走向国际市场。这次在国家艺术基金的资助下,通过组织展演活动让中国优秀剧目“打包”登陆国际舞台,“抱团”走向国际市场,既能集中展示出中国戏剧的发展成果,也让中国戏剧通过阿维尼翁戏剧节这样的国际平台提高知名度。

“小剧场戏剧轻小体量易于走出去,灵活、国际化的戏剧表达更易于走进去,这次展演的成功举办证明了‘政府资助、协会搭台、民间参与 ’运作模式的可行性,我希望这样的模式能够帮助中国更多‘小而美’的戏剧作品登上世界舞台,打造出中国戏剧的品牌。”傅维伯说。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