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主旋律歌剧不能成爆款?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01日

 

《金沙江畔》.jpg

 

有这样一部歌剧,就连制作出品机构都没想到,六场票能全部售罄;

有这样一部歌剧,是反映宏大主题的“主旋律”,却深深打动观众;

有这样一部歌剧,演出结束后观众冲上舞台,为演员献上吉祥哈达;

……

 

作者 | 李红艳 韩轩 

来源 | 北京日报

 

如果你看了国家大剧院这两天正在演出的原创民族歌剧《金沙江畔》,可能也会感慨:“谁说主旋律歌剧不能成‘爆款’?”

场灯亮起,掌声如潮,演员们一次次谢幕致意。忽然,三位观众激动地冲上了舞台——她们手里不是鲜花,而是洁白的哈达。鞠躬,拥抱,她们把哈达戴在了歌唱家们、导演廖向红、作曲家雷蕾等主创的身上。

这三位“出格”观众之一,是来自水利部科学院老年大学声乐班的安平,今年64岁。之前,她和朋友有机会看了《金沙江畔》彩排,“从彩排到正式演出,我们感觉有许多改动,情节更集中、更生动、更感人了,我们感受到创作团队、演职人员的辛苦,他们太敬业了!这是我们亲眼所见,向创作团队致敬。”

正如观众安平所言,一部剧作要受到观众认可,离不开精耕细作,而这是建立在专业、敬业基础之上对艺术品质的追求。相比于舞蹈、戏剧等艺术门类,歌剧艺术对普通观众而言可能显得“高冷”,然而《金沙江畔》带给观众的感受并非如此。

首先是观众对故事的熟悉度。长征途中,红军先遣团在团长金明带领下突破金沙江,凭借严明的纪律和友好的民族政策,消除了藏族姑娘卓玛对红军的误会,并赢得藏区土司桑吉的信任,成功借道,使红军主力继续北上——红军作家陈靖写的同名小说,相信不少观众都有了解。当熟悉的故事以一种高深的艺术形式再现时,观众都会有天然的亲近感。

有了故事打底,剩下要做的就是打造视听上的艺术享受了。看过歌剧《金沙江畔》的观众,很多都为全剧音乐点赞,尤其是一些唱段。“我很喜欢剧中卓玛的《格桑花》,特别动听!”来自山东公安系统的郝先生说出了大多数观众的心声。这支饱含康藏特色的主题曲在剧中多次出现,纯净优美的旋律每一次出现,都展现着藏族姑娘卓玛纯真的内心世界。

首演当天,刚刚中场休息,就有不少观众能哼唱《格桑花》的旋律了。台上与台下,一曲独特的“重唱”,令人不经意间在心中泛起一丝温暖情愫。

观众可能不知晓,作曲家雷蕾在创作采风时,顶着康藏地区的严寒和诸多不适的高原反应,一遍遍听当地人拨着弦子、演唱着从小唱到大的歌谣,最终才让这些充满民族韵味的旋律,跨越千山万水,“飘”到了大剧院的舞台上。

一部成功的歌剧绝不是音乐、剧情“两张皮”,而应相得益彰,剧情随音乐展开,音乐烘托剧情起伏。当红军卫生队长金秀为藏胞牺牲,卓玛心痛欲碎。乐队奏出卓玛的大调山歌主题,剧院里的气氛仿佛瞬间凝滞,乐声中,有观众悄然拭去眼角的泪水。

好歌剧,既要好听,还要好看。浩瀚的金沙江、险峻的黑堡崖、被烈火焚烧的金沙城……观众跟着《金沙江畔》神游康藏,仿佛身临其境。

不过,身在后台的舞美设计丁丁却并不轻松,“一般的歌剧只有三四幕,可这一部共有十幕,一场戏最少有三道布景,总体加起来就有三十道。”演出时,30道布景把大剧院的后台塞得满满的,幕间换场的技术难度非常大,“幕间音乐只有一分钟左右,哪个布景片先升起,哪一道布景后推出来,升降台什么时候升起,任何一个时间点都要卡得分秒不差。”

精益求精的细节,还体现在很多方面。《金沙江畔》拥有一个“处女座”良心剧组。就说道具,全剧共有道具800多件之多,件件力求逼真写实。卓玛给桑吉写的一封信,据道具设计金继峰透露,是用地道的藏纸、邀请佛学院专家写成的。

走出剧场,夜色已晚,歌剧《金沙江畔》巨幅海报前,恋恋不舍的观众三三两两在合影,他们要铭记下这个美好的夜晚,为那份回荡在心间的感动与满足。

 

短评:正能量该怎样传递

从《方志敏》到《长征》,再到《金沙江畔》,国家大剧院的原创歌剧“红色三部曲”,每一部都是在首演之前票已售罄,上座率高达100%。这多少让人有些意外,也不禁想为北京观众点赞——艺术审美追求并非只是浅层次的感官娱乐。

经典故事,需要精彩演绎,只有这样,才能获得观众认可,才能赢得市场青睐。主旋律舞台艺术作品同样如此,抛开空洞的口号式说教,抛开套路满满的平庸创作,用无限的诚意去呈现直击心灵的艺术,便能做到春风化雨。

不是“主旋律”不好看,是艺术品质拙劣的“主旋律”不好看;不是“民族特色”“中国气派”“时代风貌”这些词汇太过宏大,而是没有找到依托于人心的情感契合点、心灵共鸣点。

我们需要更多言之有物、有血有肉、充满正能量、符合当代观众审美诉求的文艺作品,滋养喧嚣城市里那些疲累的心灵。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