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剧场戏曲的“当代”解读

发布日期:2022年11月08日

 

11月的京城,看不尽戏曲梨园古韵,赏不完百味生旦净末。前有第九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于11月2日在北京繁星戏剧村开幕,后有第六届中国戏曲文化周自11月4日起约400场各类活动,“戏曲”成为年底演出市场的关键词。在戏曲由“小众”向“大众”突围的探索中,小剧场戏曲以其独有特色获得更大声量,成为汇集青年戏曲人和青年观众的重要领地,展现出勃勃生机。

 

 
 
第9年,25个剧种、140余部作品
 

11月2日晚,70余万人同时在微博收看扬剧《千里江山》,这部扬剧史上的第一部小剧场戏曲作品,作为第九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的开幕大戏,首演当日即在线上获得高关注度。而这只是微博数据,进行线上展演的平台还包括繁星戏剧村视频号、微博、抖音、B站等。

因为疫情的原因,第九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调整为线上+线下的方式进行,但热度不减,不仅汇聚了来自中国戏曲学院、北京市曲剧团、上海淮剧艺术传习所、南京市越剧团、青岛市京剧院、丁一滕戏剧工作室等十四家参演院团,还囊括了京剧、评剧、淮剧、曲剧、湘剧、豫剧、越剧、吕剧、梨园戏、戏曲元素话剧等12个戏种。其中,扬剧、汉剧和燕歌戏首次参加当代艺术节,古本梨园戏《陈三》首次进京演出,在内容和形式上拓展着艺术节的边界。

古本梨园戏《陈三》

 

今年的展演剧目征集从3月已开启,小剧场作品范畴、紧扣今年的主题词“咏”、主创阵容及演出院团、剧目时长超60分钟等都是综合考虑的因素。在两个月的时间内,聚焦魏晋名士的小剧场汉剧《一梦幽篁》、改编自老舍先生同名小说的北京曲剧《我这一辈子》、讲述民国年间金家由盛转衰的爱恨情仇越剧《金粉世家》、改编于古希腊悲剧《俄狄浦斯王》的豫剧《俄狄王》、将传统中国戏曲表演方法的“程式”与当代西方戏剧训练方式的精髓相融合的新程式戏剧《新西厢》、取材自名著《西游记》的新创作品京剧元素儿童剧《童戏社3·八戒变变变》等16部各具特色的小剧场戏曲与观众见面。

 
 

上图:汉剧《一梦幽篁》

下图:越剧《金粉世家》

于院团而言,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不仅仅是展示平台,更是小剧场戏曲领域难得的交流平台。繁星戏剧村制作人、艺术节项目统筹郝微丽介绍,“艺术节每年都会组织业内专家和资深同行参与戏曲对话沙龙、剧目研讨会等配套单元,赏析剧目并提出反馈意见,‘多位大咖同时点评’的机会在业内实属难得,也因此成为各参展院团非常重视的环节。”

自2014年首届举办至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的影响力更大,品牌效应更广泛。截至今年,共有25个戏曲剧种、140余部作品登上繁星戏剧村的舞台,传统与时尚、过去与现代在这里交织融合。“征集剧目从首届几十部到今年百余部,明显感受到行业对艺术节的认可度和热情度在提升,好作品像自来水一样地来了,在更大的池子里挑选作品必定会更加优质。”郝微丽表示。

 

 
 
观众需求与院团创新一拍即合
 

“小剧场戏曲”作为一种新兴的戏曲演出形式,以其灵活的舞台演出样式,强大的题材包容能力,成为戏曲在当代传承与发展的新思路、新平台。从“大剧场”到“小剧场”,并非物理空间上的大小变化,而是从创作之初的理念就有别于传统戏曲。

时下,小剧场戏曲以其先锋性、实验性获得越来越多年轻观众的关注,不论是以青春视角讲述民间传说“关公月下斩貂蝉”的小剧场实验评剧《月下斩貂》,还是表达当代爱情、婚姻观的小剧场淮剧《影的影》,还是穿插了诸多蒙太奇场面、以沈从文中篇小说《边城》为基础演绎湘西地域人物风情的湘剧《舟渡》,都体现出明显的“当代”特色,可以说,小剧场戏曲以其特有“基因”正逐渐拓展着新的观众群体。

小剧场实验评剧《月下斩貂》

“唱腔好美”“舞美好看,意境绝了”“第一次在线上看扬剧,爱了爱了,期待现场!”线上观众表现出对小剧场戏曲的热情,而在线下,走进小剧场的不再只是老年人,更多年轻观众前来一睹戏曲魅力。“主办方设置的惠民票价基本在100-150左右,作品的吸引力加上票价实惠,能吸引更多观众走进剧场。”郝微丽介绍,“繁星戏剧村的受众本身较年轻化,在这样的场所上演有利于戏曲艺术的传播普及,更重要的是‘当代’与‘小剧场’的概念对年轻人自带吸引力。”

 
 
 

扬剧《千里江山》线上评论(图组)

之所以瞄准“小剧场”,有观众需求,也让创作源头更有动力。为了打开新的市场,戏曲艺术院团不断寻求突破,小剧场戏曲的创造性给院团创排带来更大发挥空间和新的思路,国有院团和省级院团的试水更带动了地方院团尝试,形成良性循环。

“戏曲圈儿也有榜样的力量,优秀院团参加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其他院团也会愿意来,小剧场戏曲的热度越来越高。”郝微丽介绍,近几年,越剧《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阮玲玉》等一批专为小剧场打造的戏曲作品走向市场并受到关注,更有专为小剧场戏曲艺术节而创作的作品产生,戏曲院团创作积极性高涨。

 

 
 
台前+幕后,新生力量涌动
 

小剧场作为戏曲中年轻的一脉,体现着当下传统戏曲的前沿动向,为戏曲市场增添了勃勃生机。小剧场空间虽小,但却是青年戏曲人才的“福地”,在不大的舞台上总能看见大胆、具有实验性的作品。青年戏曲人在这片广阔舞台上的创造性转化,成为新时期戏曲活力能量的重要展现。

“2月14日剧本定稿,6月17日内部展演,为了在艺术节获得更好的呈现,乐队伴奏重新录音、舞美方面重新制作。别看舞台上只有4位演员,剧组投入创作演职人员近50人,花费的人力、物力、精力并不少,团队的创作初衷就是制作一部‘小’且‘精’的小剧场戏曲作品。”本届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展演作品小剧场湘剧《舟渡》的导演李斐斐是中国戏曲学院戏曲导演专业的一名在读研究生,谈及戏曲创作和未来发展信心满满,她说“忙得不可开交”是工作常态,“政府、行业、学校对青年戏曲人的扶持力度很大,剧院创作、平台展演、戏曲进校园都是就业选择,专业素质过硬的青年戏曲人很受欢迎,市场需求比较大。”

小剧场湘剧《舟渡》主创合影.jpg

小剧场湘剧《舟渡》主创合影

本届艺术节青年戏曲人参与的作品不止这一部,豫剧《俄狄王》出自河南职业技术学院,曲剧《我这一辈子》全部由青年演员出演,青年戏曲人正在成为戏曲发展的重要实践者、推动者,在释放创造性的同时满足了青年观众的审美需求,让传统戏剧更具“青年”气息。

青年戏曲人在成长,平台也在成长。中国小剧场戏曲展演、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乌镇戏剧节、南锣鼓巷戏剧节、金刺猬大学生戏剧节等正成为青年戏曲人的展演平台、孵化基地、实践场所,充分激发青年戏曲人的积极性,将传统戏剧与“青年”元素有机融合,为全国青年戏曲人才提供机会,一批优秀作品从这里走向市场。

如今,白爱莲、胡叠等一大批从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走出来的青年戏曲人已成为戏曲界的中流砥柱。艺术节执行主任、北京戏剧家协会副主席杨乾武在开幕式论坛上表示,“当代小剧场戏曲艺术节培养了大批的人才,这是所有戏曲人最为欣慰的,年轻演员的成长让大家看到了戏曲传承的希望。”

 

END

 

作者/排版:向雯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