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观察 | 中国交响乐如何出作品、推新人

发布日期:2022年08月26日

中国交响乐事业近年来蓬勃发展,已经有了相当规模的观众群体。但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从创作、演出到推广,交响乐的发展面临新的挑战。日前在山东青岛举行的中国音乐家协会交响乐团联盟年度会议暨第八届中国乐团艺术管理论坛上,国内60余家交响乐团团长坐而论道,分享交响乐创作、青年艺术家培养、乐团职业化经验。

论坛上,作曲家、中国交响乐团原团长关峡直言:“每年,中国新创交响乐作品近百部,这其中有多少作品真正担得上‘交响’二字?又有多少作品能留下来,进入民众的生活?”在他看来,不少新创作品不够严谨,面临技术含量、思想深度、情感表达方面的短板。

当然,新创交响乐作品中也并非没有佳作,但一些有潜力的新作,演了一两次便被束之高阁。指挥家、中国音乐家协会交响乐团联盟主席余隆说:“创作并推广中国作品是我们这一代人的责任,也是我们对时代的交代,值得思考的是,如何让优秀的原创交响乐作品被更多乐团看见并演绎?”

在余隆看来,联合委约是一种有益的尝试。日前,由中国音乐家协会交响乐团联盟23家院团联合委约作曲家赵麟创作的交响音诗《千里江山》,已在上海、西安、深圳、呼和浩特、沈阳上演,首轮巡演共计20场,多个交响乐团接力,用音乐踏访祖国的锦绣山河。

中国爱乐乐团团长李南提出一个问题:“除了各大交响乐团委约创作的‘命题作文’,是否有作曲家自发的创作?如何让他们的作品被看见?”对此,关峡建议,建立一个中国新创交响乐作品数据库,将创作方和演奏方连接在一起。

每一届中国乐团艺术管理论坛,“年轻人”总是绕不过的话题,今年的议题为:如何扶植中国本土青年艺术家,提供给年轻人更广阔的演艺平台。

煜鲲文化负责人颜凌介绍了“青鸟计划”的经验。“青鸟计划”是指挥家余隆去年发起的青年艺术家孵化计划,已挖掘并助力陈亦柏、金郁矿、王雅伦、林瑞沣等“00后”音乐家登上自己主导的舞台,自主实施创意、表演、管理。

“青鸟计划”还联动上海交响乐团及国内其他职业乐团、艺术经纪公司,助力年轻人音乐事业快速起步,驶上超车道。未来,“青鸟计划”还计划在华东、华北、华西、华中建立区域项目中心,让全中国的年轻音乐人共享到资源。

如果说“青鸟计划”致力于培养未来的音乐家,广州青年交响乐团和广东国际青年音乐周则是在培养“未来的公民”。广州青年交响乐团团长陈智敏介绍,乐团目前有450名团员,年龄分布从6岁到二十几岁,覆盖广州200所学校。虽是青少年交响乐团,但广州青年交响乐团有正式乐季,曲目难度大,多次踏上国际和国内巡演的旅程。

“广州青年交响乐团的孩子们进入大学后,大都没有专业学习音乐,而是投身生物、物理、数学、化学、法律等众多专业。但音乐给予他们相互合作、互相聆听的能力,将影响他们的一生。”陈智敏说。

“中国交响乐事业薪火相传,靠的是年轻人。”余隆说,“希望能为年轻人提供更大的平台和空间,给他们高度的自由与尽可能多的支持,让他们心无旁骛,坚定地去实现自我与作品的孵化与成长。”

中国音乐家协会交响乐团联盟目前已吸纳70家交响乐团,这个队伍仍在壮大,其中既有一线城市的大团名团,也有刚刚起步的年轻城市乐团,发展并不均衡。联盟成立的初衷,便是推动中国交响乐团职业化发展进程。

本届论坛上,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总经理任小珑、广州交响乐团团长陈擎、贵阳交响乐团副团长盛文强分别从自身经验出发,谈论衡量乐团职业化发展的因素。从他们的分享可以看出,职业化水平体现于乐团管理的细节:大到如何规划一整个乐季的节目内容,小到如何设计一本节目册,处处有讲究。

然而疫情之下,职业交响乐团原本积累的职业化经验面临了新的挑战。比如,上海交响乐团原本引以为傲的乐季规划,因疫情充满了变动。疫情之前,上海交响乐团每年6月公布新乐季,预售票销售比例逐年提高,这体现了长期职业化的乐季规划养成的观演习惯及观众的忠诚度。“但疫情下,这样的优势消失了,线下演出也变得奢侈,我们必须与观众建立新的联系。”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表示。

面对挑战,各个乐团都有新的尝试:线上音乐会、NFT数字藏品发售、短视频等。其中,最具网红气质的西安交响乐团成为一个备受关注的案例。他们曾在华山之巅、在博物馆、在火箭发射现场演奏,每一次事件都很“出圈”。他们还在年轻人汇聚的B站收获了30多万粉丝,广告收入逾百万元。

“线下追求好听,线上追求好看”是西安交响乐团的品牌总监曹继文的思路。“在线下,我们恪守古典传统,踏踏实实演出。在线上,我们放下姿态,先用好看好玩的内容把观众吸引过来,引导更多人走进音乐厅,消费古典。”曹继文说。

 

 

作者:胡芳

来源中国文化报

编辑/排版:向雯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