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脑”联动,看中外如何合作?

发布日期:2021年11月22日

 

购买版权、国外原版剧目来华上演;团队“迁移”,国外原班人马打造中文版新剧,这样的中外合作方式在以往的演出行业司空见惯。特殊时期的中外合作并未“中断”,众多剧组克服重重困难启用“外脑”,以更灵活的方式实现剧目中外联合打造。

让“复刻”剧目原汁原味

11月26日,由九维文化与上海文化广场联合制作出品的音乐剧《罗密欧与朱丽叶》中文版将在上汽·上海文化广场连演25场,并由此拉开全国巡演帷幕;此前6月,文化广场自制音乐剧《也许美好结局》中文版首轮上海13场演出上座率超75成,之后也在全国多地进行首轮巡演。“中文版自制剧”之外,这两部今年上海文化广场的自制项目的另一相似之处是,都由中外班底合作完成。

提前半年办理入境手续、入境后隔离2-3周……疫情期间,《罗密欧与朱丽叶》法国原版导演、编舞卡尔·波塔尔和《也许美好结局》韩国原版导演金动渊、编舞宋熙辰的来华旅程实属不易。好在进组前的国内疫情局势较为稳定,让两个项目外方主创的入境过程还算顺利。

法国原版《罗密欧与朱丽叶》

导演、编舞卡尔·波塔尔现场指导

在特殊时期启用“外脑”是制作团队根据作品内容做出的决定。“这两部作品的最初定位是接近‘复刻’,我们很喜欢原版的演绎。”上海文化广场副总经理费元洪介绍,《也许美好结局》是韩国小剧场音乐剧人气最高的经典作品之一,法语版《罗密欧与朱丽叶》更是全球范围的音乐剧经典,此次中文版制作希望保留两部作品的特质,“原汁原味”地带给国内观众。“原版导演是作品的灵魂人物,也是最熟悉作品的人,可以把控作品质量、保证项目进度,而且《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导演还兼编舞,我们几乎不可能短时间在国内找到可以替代的人选。他们的加入,也让我们对中文版的最终呈现更加放心。”费元洪表示,原版主创的加入也无形中推动了参与者的信心。比如演员招募方面,不仅吸引了国内头部音乐剧演员加盟,仅面试就有三百多位报名参与。

《也许美好结局》 (3).jpg
《也许美好结局》
 
《也许美好结局》 (4).jpg
 

“外方团队的增色固然重要,但不是各剧目都必备‘外脑’,要看具体项目的特质和版权方。”费元洪介绍,文化广场此前推出的自制音乐剧《我的遗愿清单》中文版则全部采用国内班底,还对剧目的年代背景、人物关系等进行了本土化改编,并获得版权方称赞。对于一些“接地气”作品而言,相对更适合由国内团队来改编制作。

突破单方局限

外方主创来华并非每个剧组都能实现,对于需要外方参与制作的剧目来说,疫情期间远程“线上交流”成为中外合作的另一种形式。

经过近一年的筹备,由九维文化与上海文化广场联合制作出品的音乐剧《王子与乞丐》中文版已于11月19日在上海首演,并将在一个月内抵达苏州、惠州、福州、太原、天津、武汉开展首轮巡演。这部剧本、音乐版权均来自四季剧团的音乐剧,在日本已上演近千场。首次制作成中文版,要达到“和四季剧团版本的舞台呈现既不能一样,又要保持水准并争取一定突破”的目标可谓压力不小。

音乐剧《王子与乞丐》中文版

《王子与乞丐》中文版的制作班底采取中日主创合作的方式。四季欢歌(北京)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总经理、总制作人王翔浅曾任日本四季剧团驻中国代表;导演石路、制作人乔木等主创都有多年在四季剧团工作的经历;团队还力邀日本顶级舞美设计师、具有四季剧团工作经验的松井Rumi担任舞美设计。可以说,在四季剧团对版权合作方有严格要求的情况下,主创班底对四季剧团的制作标准、流程、品质有清晰的了解,在很大程度上确保了中文版制作班底、服装舞美、日程安排等细节顺利通过四季剧团的“审核”。

音乐剧《王子与乞丐》中文版

从提出舞美诉求到讨论方案,从线上展示到提出意见多番修改,远程合作并非易事。多次主创全体会和不计其数的临时会议,对于中日双方来说都是考验。舞美方面,大到历史场景、小到宫廷桌椅、将士铠甲、背景中油画人物等大小道具都经过历史考究;设计师在制作前期对道具布景的样式、材质、尺寸等提供完整数据,并同时通过视频对最终装台、合成提出修改意见和建议。对于不能亲临现场,松井Rumi提出过担忧,但最终效果另其赞叹不已,连在日本都很难实现的剧中卷轴等道具,中方团队全都做到了。

四季欢歌与外方合作并非首次,这样的“惊喜”也并非首次。此前制作的音乐剧《想变成人的猫》《素敵小魔女》中文版均启用日本编舞并三赴中国亲自指导。日本编舞来华后被演员的空翻等“舞蹈绝技”所震撼,直言“我之前对中国演员的舞蹈功底判断有误,我需要重新编舞了”。根据每个演员的“特长”一次次地调整动作难度,中日双方在合作中深化彼此了解,优化舞台呈现。

音乐剧《想变成人的猫》 (3).jpg
《想变成人的猫》(上)与《素敵小魔女》(下)
 
 
音乐剧《素敵小魔女》中文版.jpg

对于搭建中外制作班底,王翔浅坦言“外脑”的加入对于剧目呈现以及国际文化交流来说有其明显优势所在,“新作品的每一个环节都太重要。本次松井老师的加入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国际视野,也解决了剧中众多场景设计难题。而这一次的合作经历也让她深入了解了中国当下的创作水准、演员水平、剧场发展样貌,对于彼此来说都是特别好的经历。”

打造国际化IP

特殊时期的中外合作不止在音乐剧领域。已历时两年、投资数百万、计划于20225月与观众见面的原创亲子音乐舞台剧《敦煌奇妙夜》集结了庞大的中外制作阵容,以中方团队为核心,通过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联合创作:中方担任制作人、编剧、导演、艺术总监、编曲、服化道、舞美、灯光设计等;美方担任导演、作曲;比利时负责视频制作。为了保证首轮演出效果,编舞、魔术还启用中外两套班底,前期线下创作在拉斯维加斯完成,后期线下创作和排练合成在杭州完成。

《敦煌奇妙夜》排练现场

为了保证作品质量,出品方大船文化在项目前期对“三方共创”的制作班底进行了深入研究,业务水平、业内口碑、与中国团队合作的经验、亲子剧创作经验以及自身个性等方面都是考察之处。目前,作品的意识形态由中方把握,结合世界语言、世界审美、世界形态来表现中国故事,使作品在诞生之初就具备国际化元素,剧中各国“包袱”的出现也大大增加亲子剧的创意性和趣味性。大船文化董事长尤兴华表示,作品在立项时就确定了走国际化巡演的道路,因此在团队组建上特别花心思,“前期工作到位了,后续才能事半功倍。”

大船文化多年的国际亲子项目运营经历,让团队熟知国内外亲子剧市场,并储备了丰富的国际资源和中外合作经验。“健全的全球合作体系、广泛的国际营销网络是我们的‘底气’,现在要做的,就是制作出立得住、立得久的作品”。走过了多年的引进国外剧目阶段,当下做原创剧目利润更高、风险也更大,但是打造品牌IP无疑是大船文化的必经之路。按照尤兴华的话,“制作一部具有国际化视野和市场的作品,好比站在太空看地球,在全球范围内挑选合适的设计师和生产车间,通过国际化语汇打通国际销售市场。

 
《敦煌奇妙夜》排练现场(图组)
 

全球疫情局势让多国艺术家汇聚中国的概念打消,虽然线上沟通的方式大大增加了人员精力,但团队内部各司其职、规则明晰、互相探讨、磨合细节,创作十分顺利。“好剧不怕等,《敦煌奇妙夜》国内巡演的百场日程已敲定,目前将进入演员招募、舞美完善等最后阶段。待国际疫情稳定,世界巡演也将列入日程,并由国际团队调整细节推出国际巡演版本。”尤兴华对这个亲子项目充满了期待。

 

 

 

作者/排版:向雯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