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观察 | 上海交响乐团试水版权开放

发布日期:2021年07月13日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田婉婷

在新作辈出的年代,如何避免演完就压箱底、“一次演”的尴尬?上海交响乐团做了新尝试。

从7月2日起,上海交响乐团委约的四部新作《中国颂》《我们一起奔向大海仰望星空》《父辈》《逐浪心潮》面向社会开放版权,为期两年。无论职业乐团还是非专业的学生乐团、市民乐队,只要对作品有兴趣都可以来演。只需登录上交官网,联系乐队谱务索取四部作品乐谱即可,排演过程中无须支付任何版权费用。

3.jpg

上海交响乐团

这种开放版权的做法在业内极为少见。对此,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表示,“开放版权为传播优秀作品提供了更优质的土壤,让更多的乐团能够演奏新作品,也给了新作品反复实践、打磨和传播的机会。让好作品在不断的演绎中流传下去。

 

起因   “一次性”作品令人担忧

作为一支与国际接轨的交响乐团,上海交响乐团十分强调版权规范,每年要花大价钱在租赁乐谱上,尊重作曲家的劳动成果,推动古典音乐领域的版权意识。为何会突然转而开始尝试版权开放呢?周平坦言,“我们今年委约了四部作品,也一直在探讨作品创作的问题。近年来业内也在反思,为什么我们反复演奏的都是以前留下来的作品,现在的却很少?原因之一可能在于以前的作品比较少,有一定数量的平台支持,作品打磨是非常连贯的。而近年来,全国各地涌现出许多新作,首演之后由于种种原因便被尘封起来,无人问津。”在周平看来,这对于好作品来说太可惜了,“演出必须得有量的积累,对传播度、互动和参与度都会有不同的意义。我们希望通过开放版权的方式,鼓励更多人来演,让好作品在不断的演绎中流传下去。

上海交响乐团《中国颂》.jpeg

 

破圈   开放版权牵涉巨大工作量

《中国颂》《我们一起奔向大海仰望星空》《父辈》《逐浪心潮》都是建党百年主题委约的四部新作,为了能被更多观众熟知,上海交响乐团在创作生产和演出机制上进行了不少新探索。周平介绍说,“委约作品在正式演出前,先进行片段试演,由专家提意见后再去修改;随后,上海交响乐团又第一次尝试携委约作品先到北京、杭州、赣州、长沙、武汉、延安等六地“红色巡演”;最后再回到上海驻场演出。这在一定程度上让委约作品走出圈子,大大提升了新作品的传播度和影响力。”

通过反复演奏才能发现问题并做出调整。红色巡演结束后,几位作曲家再次调整修改,在上海首演的舞台上,于阳的《中国颂》较巡演时新增了80人的合唱团(Echo合唱团)及10位站在舞台侧面的小号乐手,使得作品更加磅礴壮阔。

7月2日,四部委约作品相关的四场《建党伟业》专题音乐会刚刚落幕,周平便对外宣布,“不管是专业、非专业团体,只要对作品感兴趣,都欢迎大家来演。”

作为委约方,上海交响乐团和作曲家签署的合同里约定,从交稿之日起两年内,乐团享有作品专有权。此次乐团倡议的版权开放期即为两年,任何团体都享有演出机会。两年后著作权将交回作曲家手上,维护创作者权益。周平表示,要做出这个决定需要下很大的决心,而且不光是决心的问题,还有很多繁琐的工作。“开放权限后,上海交响乐团还会跟进和落实后续服务,协助解决四部作品的谱务问题。同时,把四部作品的演出录音、录像上传到上海交响乐团的数字音乐厅,供有需要的团体参照。这些服务表面看起来简单,其实牵涉到繁杂的、巨大的工作量。”

 

业内  “很有远见”,作曲家联手支持

对于上海交响乐团的做法,几位作曲家都表示赞成。作曲家于阳表示:“很多新作演一次就消失了,很幸运我们的作品可以多次上演,这样一部作品才能获得真正的生命力。”

“这个尝试非常好,很有魄力。”作曲家杨帆在接受媒体专访时认为,这种尝试有助于提高作品的演出率,对于作曲家水平的提高有很大的益处。“这次开放版权让作品有更多演出的机会,体现了乐团博大的胸怀,很有远见。我觉得会开创一个很好的范例。”

在7月举行的上海夏季音乐节上,学生节日乐团的孩子们就将演绎作曲家杨帆的作品《父辈》片段。对此,杨帆表示,“每个乐团的音乐风格和强项不同,学生乐团更多出于对音乐的热爱来演奏作品,带来的感受是不一样的。这对于作品的打磨和提高会带来非常好的促进作用。”

据上海交响乐团团长周平透露,四首委约作品消息一出,目前已经有八支乐团要借版权开放的谱子。周平表示,上海交响乐团还计划面向全国发出倡议,并向中国音乐家协会交响乐团联盟发布消息,鼓励更多乐团来演奏。在此基础上继续打磨这四部作品,并在明年作进一步修改和整合。

 

 

 

 

编辑/排版:向雯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