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唱会路向何方?

发布日期:2021年06月23日

 

“演唱会终于回来了!”五一成为一个颇具标志性的分界点。

最先带起这一波行情的是“山河令”,偶像男团R1SE紧随其后。接下来是重塑雕像的权利为国内独立摇滚乐队在上海“梅奔”实现零的突破。蔡徐坤、王琳凯等流量明星即将躁动舞台;更有崔健、张韶涵、汪峰、张杰、陈粒、杭盖乐队等唱将级歌手也陆续发布巡演计划。

演出市场里,演唱会这一品类着实阔别观众近一年半,目前仅大麦在售演唱会项目超700场,且多集中在七八月。单纯数据里能看出小高潮,却看不出疫情后回归演唱会已在悄然改变。

 

场馆变
 
从大型场馆返身回剧场

综合各票务平台信息,截至目前,大型场馆演唱会多集中在沿海地区,尤其以上海最为“热闹”。5月2日,“我们,破晓星辰”R1SE告别限定演唱会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唱响首场,在歌迷的呼声之中3日加唱一场;同一场馆还迎来了5月22日的重塑雕像的权利“喝彩之后”演唱会,《Up Next:Bela Lugosi's Back》一曲燃爆、全场欢呼,“重塑”成为第一个登陆上海“梅奔”的独立摇滚乐队。“梅奔”演唱会项目已明显呈现出排队态势,单月内三场之多,这样的频率即便在疫情之前也很少出现,两个星期后,小鬼王琳凯将在这里呈现2021的第一场个人演唱会。与“梅奔”同一量级的北京凯迪拉克中心也呈现出排队态势,7月的蔡徐坤、9月的王琳凯、12月的蔡依林等都有了时间表。

“我们,破晓星辰”R1SE演唱会·上海场

然而,疫情防控状态下大型场馆演唱会并非如“所见”那么乐观,有业内人士透露,大型场馆门票开放有限,从近期已完结项目看,18000人的场馆,公安部门批准售票空间进行了非常大的调整,根据舞台设计情况不同,有项目仅批8成,有的可能只占场馆1/3左右。“防控”仍是现阶段乃至未来一定时期内,演唱会项目丝毫不能松懈的那根神经,大型场馆无疑将受限更为严格。

重塑雕像的权利“喝彩之后”演唱会

一批演唱会悄悄转战剧场。以保利院线为例,2021年“流行音乐季”巡演中就有《飞狗2021崔健保利院线巡演》、2021果味VC《新世纪罗曼史》全国巡演、《敬这伟大的良宵·鹿先森乐队演唱会》《杭盖2021乘风而归全国巡演》等4项共67场演唱会,其中多场演唱会深入三四线城市,受到当地观众欢迎并吸引外地歌迷跨城观演,走出另一条演唱会路径。一位崔健的歌迷表示:“真没想到老崔开始走‘农村包围城市’路线了,但我也抢好票了,肯定一追到底”。

崔健.jpg
果味VC.jpg

曾经在北京工人体育馆和上海卢湾体育馆开过演唱会的鹿先森乐队今年在剧场举办十余场演唱会,首站厦门在演出前一周售罄。2021年选择在剧场开唱不仅出于主办方在安全方面的考虑,也出于运营方面的全面衡量,成本测算、风险评估、应急预案缺一不可。“鹿先森有在大型场馆举办演唱会的经历,剧场版在票房上就不会有太大压力,精准受众的特点让这个项目在宣传上比较省时省力省费用,适合现阶段去运作。”鹿先森巡演厦门站的主办方九维文化副总经理张玉滋,谈及4月佛山站演出取消时表示:“经历一年多的疫情,演唱会主办方、场地方、歌手已经达成默契,这次剧场给我们延期不用再付场地费,乐队也支持再安排时间,这些都让我们特别暖心。加上项目启动之前就有做好评估和准备,所以剧场演出损失更加可控”。

 

“敬这伟大的良宵”鹿先森乐队演唱会·厦门站

 

心态变
 
主办方不能等被动督导

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间内疫情突发都会是悬在头上的一柄剑。

延期的演唱会项目不止鹿先森佛山站一场,原本将在6月举行的汪峰演唱会太原站也宣布延期。“演唱会这个项目很特殊,”操盘大型演唱会项目近三十的北京京奇非凡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董事长田京泉说,“它和剧场演出很大的不同并不在于空间大小,而在于不同项目之间微妙的关联度,往往一个项目起来了,能带动更多的项目,一个项目垮了,受损的也往往不止一家。”

基于这样的特性,今年7至11月,将是国内演唱会极为重要的窗口期。“因为,当下每场演唱会的举办都被更多赋予‘行业’属性,任何一地的成功举办都会对另外一地带来良性影响,同样的,一旦某场发生了疫情,整个行业也将受到重挫。”面对全国点发式的疫情状况,演唱会主办方要有“开始”的动力,更要有主动“喊停”的勇气。

何为主动?

“演唱会一旦举办,就是离社会最近、人员聚集最多、影响最大的活动。这需要主办方有更充分的认知。”以2020年10月王子异北京演唱会为例,作为筹备方之一,田京泉对这场疫情后北京的第一场演唱会印象极为深刻,“当时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亲自召开协调会,市区两级的宣传、公安、文化、卫健委全部参加,演唱会安全受到政府领导强烈关注。”

王子异2.png

2020爱奇艺尖叫之夜王子异演唱会

当下更需要演唱会主办单位有大局观和责任感,能传递出整个行业的风貌和态度。“我情愿这个行业慢一点、稳一点,但有一场就做好一场,一旦演唱会举办地出现疑似或者确诊,我建议主办方主动喊停,不要被动等主管部门或者当地疫情防控部门提出停演要求,这在责任感的体现上是有着天壤之别的。我们首先得让人放心,才谈的上进一步发展。”

“放心”换来的不仅仅是发展也会是更多的支持,田京泉希望协会或者相关主管部门能针对疫情后的特殊形况,也结合演唱会这一品类的特性,在报批方案、活动指南上有所推进,以规范的操作来推动行业真正复苏。“现在很多国家陆续推出‘疫苗护照’,我倒觉得可以运用到大型演唱会活动中来,国际明星市场号召力无疑是最强的。”田京泉不无期待。

 

样式变
 
新形态演唱会异军突起

演唱会,天然带有“追星”性质,但“星”在变。

不能不提带起这一波行情的“山河令”。五一假期“生来知己——《山河令》主题演唱会”在苏州奥体中心举办。据大麦数据显示,演唱会共计60万人次参与抢票,14秒售罄,两场演出在线累计播放量近4000万,累计点赞数破亿。早前,《陈情令》国风音乐演唱会和《声入人心》音乐会全国巡演也受到粉丝追捧,一票难求。

当传统演唱会最具市场号召力的港台、欧美、日韩明星暂无法进入,国内演唱会市场悄然变脸,“综艺+IP”“热剧+CP”等主题型“另类”演唱会异军突起,票价上丝毫不手软。《山河令》演唱会票价最高 2280 元,此前同类型《陈情令》国风音乐演唱会的官方票价从627元、1005元、1580元到1980元不等,内场第1排的价格最高叫价到15万,尽管后续有辟谣,但足见火爆程度。

7551624452869_.pic_hd.jpg

“其实我可以接受,本质大家是去追星的,没有人会花2000多块去听龚俊唱歌吧,那得是多想不开。但‘追星’一般就不会去考虑性价比,2000多块见见偶像属于正常。”庆幸能在60万人中抢到票的小安这样说。比起被旁观者诟病的“资本割韭菜”,真正买票的粉丝更关注的不是票价高低,而是能否不经黄牛“来一刀”买到票面与出价等值的演出票。追星而来,他们有这样的共识:主题演唱会卖的不是专业,却能感动全场;听的也不是唱功,而是情怀。作为主题演唱会,操盘独具心思,营销玩法也更见功力。

“这种IP演唱会对于市场来说是一股清新的空气,也是很好的概念,但是得看它未来的可持续性和规范性。”在田京泉看来,演唱会市场需要新形式、新内容的注入,新的演出概念对于增加演唱会市场活力大有助益,但规范性还有待提高,普遍存在的高票价等问题可能为演唱会市场带来弊大于利。或许只有当政府管理部门规范这类演唱会的市场操作,主办方加强自身的社会责任感,共同赋予这类演唱会强大的生命力而非昙花一现,才能真正扩大演唱会市场的体量。

在业内人士看来,此类演唱会火爆尚且不能代表演唱会复苏,其具备的偶发性和不可复制性,难以作为常态化的巡演项目去运作,更难以将其作为衡量市场繁荣的标准。“现象级的演唱会项目是在市场中磨砺而成的,如果仅仅是粉丝效应带动的个别演唱会火爆,而没有很好的市场基础和市场环境,看似繁荣的演唱会市场则将陷入更严重的‘两极分化’,好的项目卖得更好,不好的项目票房更差。”张玉滋说。

当观众审美需求提升,办一场“漂亮”的演唱会难度必然更大,短时数量增多让行业欣喜,但项目增多后票房如何,能否形成新机会、新可能,形成演唱会提质的内驱力,都还有待时间检验。

 

 

 

作者:姜琳琳 向雯

排版:向雯

制图:周开源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