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聚首山城,明天再上高峰

发布日期:2020年12月17日

今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七届五次理事会在山城重庆召开。中国演出行业协会近300家理事单位代表出席,这是疫情爆发以来全国演出行业的一次盛大聚首。聚焦行业痛点,聚合行业智慧,在新时代环境下引领全国演出行业开新篇。

 

 
 
行业破局育新机
 
 
聚力演出数字化发展
 

新冠疫情对演出行业带来的冲击,其影响之大、范围之广以及产生的连带效应前所未有。与此同时,在巨大的生存压力下,演出从业者对生存方式与经营方式关系的思考,对后疫情时代交流与合作的渴望,思考之深入、感悟之深切、渴望之深挚同样前所未有。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会长朱克宁就2020年度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的工作向七届五次理事会报告。朱克宁表示,目前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的工作不仅要立足于应对疫情,也要为后疫情时代预谋思路,先期布局。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会长朱克宁作2020年度工作报告

鉴于新冠疫情可能与人类长期共存,即便没有疫情,以人群聚集为基本特征之一的演出行业必须找到应对此类突发性事件的解决方案。同时,互联网时代,各行各业的发展都将植于网络,互联网不仅是工具,也已成为时代特征。起源于农耕时代,在工业化时代和城市化进程中获得蓬勃发展的剧场式演出,必须在互联网时代找到新的支撑点,否则,即便不会被淘汰,也会面临市场萎缩的窘境。演出市场资源少、格局小、产业链不完整是不争的事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正是受限于分布式的以剧场演出为主的市场模型,它既有独具的现场魅力,也是制约行业做大的成因。而互联网则提供了拓展产业链、开辟新营收渠道的契机,并最终将引领演出行业从小众走向大众。

未来,线下线上演出都是整体演出市场的一部分,是尚未进行整合又必须要融合的大市场。创作适合线上线下需求的演出项目,对应线上线下不同的观演习惯,互补线上线下各自的盈利模式。演出行业的整体转型升级已经到了最为合适的时机,刚刚结束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提升全民族文明程度、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大力发展文化产业”三大文化发展战略。演出行业从业者应当敏锐地认识到:无论是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的战略目标,还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四五”规划纲要,或是以内循环为主的双循环发展格局,都是国家大环境给演出行业带来的一次历史性机遇。把牢这一窗口期,疫情过后的中国演出行业必将浴火重生,进入蓬勃发展的快车道。

 

 
 
两大委员会成立
 
 
聚势后疫情创新
 

突发疫情的冲击以及当下5G技术应用前景的拓展需求,催生云演艺和以高科技信息技术为依托的沉浸式演艺在2020年实现跨越式发展。云演艺以及以高科技为支撑的沉浸式演艺等都有别于传统剧场演出,未来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科技的进一步迭代升级,还将涌现出更多演艺新业态。本届理事会上,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演艺新业态发展委员会宣告成立,将为国内演出行业发展开辟一片新天地。

文化和旅游部产业司司长高政致辞

演艺新业态发展委员会成立后,将通过举办论坛、培训活动,邀请互联网、高新科技企业、院校研究机构专家为演出机构讲解演艺新业态相关新科技应用场景,推动演出行业积极探索云演艺、沉浸式演艺等新业态发展。将在委员会成员范围内,促成成员间跨领域合作,共同打造具有示范意义的新形态演艺项目和演出场所,拓展演艺产业链,引领行业新业态发展。通过跟踪调研和行业动态观察,了解行业云演艺、沉浸式演艺等新业态发展动向,编写发布监测报告;开展消费端需求调研和研究,从业机构拓展新业态发展提供相关消费指数参考。同时,依托高校科研优势,为促进新业态发展搭建学术研究平台,开展基于新技术背景的文化产业前瞻性研究,为新业态发展提供指导。

演艺新业态,尤其是以云演艺为代表的演出产品数字化趋势直接引发行业对原创作品版权保护的更深层关注。线上版权范围、以及线上版权的使用直接关系到云演艺的发展。因此,演艺新业态委员会还与版权研究机构、高校合作,研究制定演艺版权在新业态中的使用和授权的合约范本,提升行业版权开发和保护的能力;申请国际标准和行业标准立项,编制《剧场数字化建设规范和技术标准》,引导演艺行业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

除演艺新业态委员会外,制作人委员会的成立也将对国内演出行业产生深远影响。

WechatIMG14850.jpeg

制作人李东发言

制作人制是演出尤其是商业演出取得成功的有效保证,这一点已经被许多演出实践所证实并成为国际通行的演出管理体制。在我国,虽然由于历史和体制的原因,演出制作人制尚处于起步阶段,却已证明其对演出管理及流程管控的必要性和有效性。

疫情到来之前的2019年,演出行业以音乐剧和话剧为例,票房收益以及口碑影响力的主力军毫无疑问来自于大批引进项目,这些处在票房和口碑“头部”的演出项目,不仅在经济收益方面占据优势,在对中国演艺事业长久发展来讲也造成了深刻而深远的影响。

顺应中国社会经济大发展与演出行业大发展的总体趋势,推进“以演出为中心环节”,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成立制作人委员会,在全国范围内推广制作人机制,发挥制作人的专业能力及其在剧目生产运营中的关键作用,整合资源为出品机构和制作人搭建有效服务平台,加快制作人人才队伍的培养,使之能够创制更多兼具社会效应与经济效益的精品力作,推动中国演艺事业的繁荣发展。

 

 
 
五项行业主题研讨
 
 
聚焦业内痛点
 

 本届理事会上特别设置包括演艺新业态发展交流对接、如何推动演艺出品机构建立制作人体系、疫情常态防控下的剧院运营、演出经纪人分级分类管理模式研讨,以及疫情冲击下舞台舞美企业的生存与发展五项分组讨论议程。既有眼前最为迫切的,疫情防控常态下剧场如何健康运营的问题,也有更为长远的,面对新一代网络观众的文化演出如何实现有效供给的行业发展问题。

WechatIMG595.jpeg
WechatIMG596.jpeg
WechatIMG5179.jpeg
WechatIMG5180.jpeg

分组讨论会现场(图组)

对于演艺新业态发展未来的思考在分组讨论上更见深入也更具推行的可能性,把云上“运营”变成“经营”,形成盈利模式而不仅仅局限于宣传推广和艺术普及的公益性质,使这样一种新的业态得以更扎实持久地进行下去。对于如何推动演艺出品机构建立制作人体系,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副会长、国家艺术基金理事宋官林说,“制者,造者,作者,为也,制作人是让戏剧艺术从空谈到落实成作品的人,包括出品人、编辑人、导演人、演剧人、观剧人都应该是制作人的工作载体。制作人是伴随世界戏剧发展的重要一环,是戏剧的引领者。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成立制作人专业委员会,是‘迟来的爱’,对未来中国戏剧发展非常重要。进一步加强对演出精品制作人的培训,使他们在中国戏剧领域中形成气候,同时对制作人定位、职称等方面也需要给予充分考量。”

当疫情防控成为常态,剧场运营就需要面对种种挑战,剧院运营的分组讨论得出结论,疫情之后要拓展剧场整体经营思路、经营理念,充分运用风起云涌的新媒体。当疫情等不可控风险降临,剧院、演出方、剧团都应本着法治、理性、友情三要素进行合作,以情感为依托,以未来发展为双方共同的心愿,惟其如此才能够守望相助。

分组讨论中,如何更加科学、行之有效地对演出经纪人进行分类指导,如何助力备受冲击的舞台美术企业度过难关也都引起业内广泛关注。

当疫情逼迫演出行业做出改变,无论探索创新题材、原创内容,用更精致的舞台呈现来表达,还是探索线上发展、开发新商业结合点、转变单一盈利模式,都会对演出行业的未来带来正向积极的推动和影响。

中国演出行业会长朱克宁认为,可以预见,未来一两年乃至两三年的演出市场会呈现好节目叠出的状况。“疫情冲击一定程度上也造成了演出行业的短时积聚能量承压之后势必有压力的释放,而释放的出口正在于线上的探索和线下的推进,双向发力必将推动中国演出行业的整体提升。”

 

 

 

编辑/排版:向雯

校对:牛春晓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