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入街区,户外演出有了京城样本

发布日期:2020年09月28日

当舞蹈走出剧院,“跳”上街道;当戏剧暂别剧场,融入人群,将是怎样一种体验?8月至10月,更多京城演出走进商业街、旅游打卡地,演进公园街角、寻常巷陌,艺术与城市律动结合,疫情后久违的舒畅与北京最美的季节相遇。

 

 

 
 
打破界限  户外演出频现
 

9月6日,第一届中关村舞剧节开幕活动在中关村广场进行,首次在食宝街步行街举办的户外舞蹈表演巡游,让舞蹈真真切切地走近群众,走到大众的身边。当天,15只精彩户外舞剧在繁华的商业街区实现了八小时接力棒式演出,观众可以在街道中央、在咖啡馆窗前、在商场门口、在购物途中、在聚餐路上随时与舞剧不期而遇,整条商业街“化身”舞台。

演出与京城市民的“亲密接触”不止这一回。

9月11日晚,南锣鼓巷和附近的胡同里都变成了剧场,京剧、昆曲、话剧、民乐、歌剧、皮影戏、流行音乐……各种形式的艺术作品在街边角落上演。作为北京市“文化东城”的重点活动品牌,“大戏东望·2020南锣鼓巷戏剧展演季”以“戏剧温暖城市”为主题,首次采用戏剧融入街区,吸引群众进行沉浸式体验。

 
 

8月中旬至10月初,北京在11个区77个地点开展音乐转角活动,在重点商圈、广场、公园等地设置小型表演舞台,每个周末在街头巷尾都会听到动人的音乐。有意思的是,音乐转角活动分大、小型两种转角形式,大型集中在重点商圈,设置固定点位;小型将采取流动快闪方式开展演出活动。遍布京城的音乐转角活动极大丰富了市民的群众文化生活。

华熙LIVE·五棵松音乐转角活动

街头巷尾大大小小的演出在北京掀起一股“户外演出”热浪,备受行业内外关注。“南锣戏剧季收到各界反响非常强烈,大家的认知度或者认同度都超乎我的想象,首先这必然和当下特殊的社会环境相关。后疫情时代刚开篇,加之京城的戏剧业正在复苏,在南锣能有这样一场户外开幕演出,对整个戏剧界而言,很有些提振全行业士气的意味。” 2020南锣鼓巷戏剧展演季开幕演出总导演梧桐表示。

户外演艺打破艺术与城市、演出与生活的边界,让艺术浸润城市的角落,在城市营造出浓郁的文化氛围。演出不仅仅只适合在剧场进行,天地之大皆可为舞台。

 

 
 
巧妙编排  实现多维审美
 

走出剧场、走进街角,这一转变给演出项目编排、策划带来颠覆性变化和考验,街边看似独立的演出片段,饱含巧妙的内容设置以及节目串联,如何在有限的时间内调动在场群众互动参与,却又不失节目艺术水准,是户外演出的难点,更是亮点。

以中关村舞剧节为例, 15只户外舞剧既有热烈欢快的中国鼓舞、摇摆舞、街舞,用以表达对于城市复苏的希望与信心;又有将书画艺术与舞蹈相结合的水墨舞、将京剧艺术与舞蹈相结合的戏曲舞、浓郁原生态风情的民族舞,用以展示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更有多媒体舞蹈跨界融合作品、即兴音乐搭配装置舞蹈等先锋艺术形式。如何进行串联能增加群众参与度,中关村舞剧节承办单位北京九维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张力刚表示:“舞剧节巡游节目的安排其实有一条起承转合的节奏线。巡游起点富有节奏的鼓舞、热情洋溢的弗拉门戈、青春活力的街舞彰显热闹、年轻、活力,能迅速将观众带入巡游氛围,热情的开场之后渐渐朝着艺术化的方向发展。这种节奏就像是在爬坡,艺术上也是需要由浅入深,然后再进入到科技和舞蹈的互动。”

1000.jpg

户外演出的心思并不单纯体现在节目排序上,2020南锣鼓巷戏剧展演季开幕式的展现方式更值得借鉴。提到开幕式,许多人会想到“晚会”,本次梧桐却以“大戏剧”的概念整合全场,“开幕用玉鸟、玉龙、灵猫等三个剧中人物展现‘故宫精灵’的形象,通过它们从故宫里跑出来参加戏剧节的‘由头’,将十几个节目打通贯穿,使开幕式充满戏剧性,再将成熟剧目中适合的片段截取重组呈现。”

开幕式中的“故宫精灵”

杨贵妃醉在书院,杜丽娘泛舟玉河上,四合院里上演“邻居们”的纷争,又忽听耳边传来“老北京叫卖”,望向远处却看见胡同的那头正上演热闹的皮影戏。剧目设计与街巷结构相结合,针对街区特点来选择剧目,剧中人成了游客,游客又像是剧中人。开幕式节目之间的衔接并非串联式的无缝对接,而是运用叠加方式。”梧桐解释,“《贵妃醉酒》演出到两分钟左右时,《牡丹亭》已在河边开腔;《飞吧,丹顶鹤》在河边演出时,雨儿胡同里的话剧《邻居们》已经演出了二十分钟。”叠加编排能将一台戏变得立体而多维,形成多空间、不同层次的展示。这无疑是专业戏剧融入旅游区、胡同区、居民聚居区的一次有益探索。

上图:《牡丹亭》

下图:《邻居们》

南锣戏剧季开幕式用大密度原创戏剧内容和非同以往的视听体验,重构后疫情时代的跨时空观演关系,在一系列设计之下展现了前沿戏剧观念,呈现出一套新业态的演出。这样的方式也给戏剧与空间的共融提供了一些新的启示。

 

 
 
融入街区  安全性下的实践考验
 

户外环境的不确定性、演出现场的未知性,现场观众的秩序维护等问题,都给演艺项目的顺利完成带来很大挑战演出背后凝聚政府部门、主创团队等多方面的通力合作。

“我们从中关村周边的多个商圈选中了食宝街,这里不仅是中关村的核心商业区,具有艺术氛围,而且地方够大、设施简单,道路是步行街,这些都有利于巡游现场的安全性把控。”张力刚介绍。“为控制人流,巡游现场安排了百余位保安,设置铁马和安保双重隔离,有专门的工作人员关注流量,一旦人数激增立马启动应急预案。”

尽管有周密的计划,有数十次的协调会,有过百的安保团队和过百的志愿者团队, “但现场的观众比预期多太多了,《贵妃醉酒》结束后一出来,拐到玉河桥上时我自己都吓了一跳,两岸全是拿着手机拍照的市民。我真的是要感谢京城观众,将观演的氛围维护的非常好。”梧桐也给东城区政府竖起大拇指,“作为创作团队,我们只负责提要求,这次经历让我更深刻感受到,行业内、行业外齐心协力,对于维护和营造后疫情时代文化演出的发展环境至关重要。”

业内外齐心,政府主导,专业演出公司运行,由国营、民营等各种体制的专业艺术团队来协同加盟,几乎涵盖目前体制下所有门类的艺术院团。梧桐感叹,“这场演出的内涵外延其实很多,不仅艺术形式需要跨界融合,一场演出操作形态、落地形式也需要跨界融合。”

 同样需要明确的是,户外演出绝非为“户外”而户外。

观众在城市空间不应该感受粗糙的戏剧、减分的戏剧,甚至是演唱会式的戏剧,一定要感受戏剧本身的声、光、电,舞、音、美,使它在实景的呈现比舞台上更精彩。演出走到户外并非简单换个演出场所,这种改变应该体现在环境与创作相结合的各个层面。”梧桐总结,当特殊的物理空间或者自然空间被上升到“大舞美”层面,创作视角也会豁然开朗,别有洞天。

 

 

 

 

作者/排版:向雯

校对:牛春晓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