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意复工”,沪上音乐剧自救记

发布日期:2020年06月29日

 

 

音乐剧之于上海的重要意义,大概不会亚于话剧之于北京。在上海,音乐剧的票房和上座率一直处于相对高位。这不能不说与上海的整体城市规划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

 
 
 

2017年末,上海出台的《关于加快本市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首次提出打造“亚洲演艺之都”,高质量的音乐剧产业被认为是“亚洲演艺之都”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2019年,“演艺大世界·上海音乐剧艺术中心”、上海音乐剧文化研究中心在上海黄埔相继成立。中国音乐剧产业落户上海崇明,2020年上海国际音乐节剧也对公众揭开神秘面纱。音乐剧无疑被“亚洲演艺之都”寄予厚望。

 

谋篇布局在前,疫情当下,沪上音乐剧如何自救,自然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外卖点播、剧院写真、个体兼职、预售周边……上海跨出了音乐剧创意复工第一步,制作公司、剧场演员各出奇谋自救。

 

 

定制计划,音乐剧尝试“外卖”

 

5月20日,上海音乐剧制作公司缪时客推出全新的“定制音乐剧计划”,计划称“可以团购也可以私人订制,可以协调想看的演员卡司,可以选择任意城市,你在哪里,音乐就在哪里。”该计划一经推出,便迅速在“音乐剧老饕”之间传开——在30%上座率的限制下,大部分音乐剧都暂缓上演,小部分资金充足的音乐剧爱好者们就拉了“小群”准备点份 “音乐剧外卖”。

 

缪时客可供“叫外卖”的剧目及其舞台要求

 

推出这一计划的C-Musicals缪时文化,成立于2015年,专注音乐剧内容创作及制作出品,在剧目创作方面独具经验,目前已制作出品原创音乐剧《月亮和六便士》、《因味爱所以爱》、《泰爱你》、《律诗-雷经天》等;诚意自制音乐剧《梵高》、东野圭吾《信》、《帅小伙的蔬果店》、《摇滚年代》中文版等,吸引大批观众走进剧场,成为华语地区颇具影响力的音乐剧品牌。在提及这次原创音乐剧计划的灵感时,对接项目负责人吕学平回忆道,“很多观众在公众号后台跟我们反映由于疫情原因看不了戏,于是我们想,观众想要看什么样的戏,希望在什么样的剧场演出,不如让他们自己来做选择,然后我们帮忙定制。”

 

“郑云龙不接受预定,其他的可以根据需求协调档期。”计划推出后,面对众多前来咨询郑云龙档期的粉丝,缪时客给出了无奈的回复。诚然,名气大的卡司会带来极大的收益,但相应的其档期也基本爆满,基本与这次“外卖”无缘。而许多冲着郑云龙来的粉丝类观众在听说他不接受预定后,也就对计划失去了兴趣。

 

除了卡司,最令人关心的是 “外卖”的价格定位,缪时客在公众号给出了大致的标准:大剧场场租7-8万,装台3-4万,地接6-8万,剧目演出费9-18万。在观众需要全部承担的情况下,不得不说,一次演出的价格并不是一个轻松的数字,即使组团筹资也需要一定时间,更何况在疫情期间,无论机构还是个人都减少了不必要的文艺开销。同时,一些仔细的观众们算了算,在卡司自选,场地自排,对方提供演员、道具、设备的情况下,缪时客提供的价格属于“真没多要,但也没少要”,平摊下来差不多是平时音乐剧票价的三倍。这被戏称“做梦买快乐”的价格背后是手握音乐剧资源的缪时客在寻求能够承担疫情缺口损失的演出商,是一场“愿者上钩”的交易。吕学平坦言具体落实中遇到许多问题,暂时还没有确切落地的计划,正在通过不断磨合协调一步步解决。

 

 

有资源的谋划“外卖”,有场地的自然可以盘算内销。

 

 

5月21日,上汽·上海文化广场公布新业务——剧院写真导览,观众可以付费在剧院内进行写真拍摄,尽情创造属于自己的独家回忆。目前看到的返图中,有国风少女,有cosplay选手,文化广场这条微博里有许多不同圈层的人纷纷转发说“文广这次的策划好棒”“心动了”,看来大剧院下沉的第一步走到了观众的心里。更值得一提的是,这项服务对所有医护人员公益半价。

 

 

 

音乐剧演员 兼职积累素材

 

作为行业一线的工作者,音乐剧演员感受到的冲击更加直观和深刻。5月15日,曾主演《谋杀歌谣》《我是月亮》等音乐剧和话剧的演员蒋奇明开始在微博找工作。年初演完最后一场音乐剧《拉赫玛尼诺夫》后,由于疫情原因,这几个月他都是赋闲在家。如果在剧场一直不开门,“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让自己生存下来?”成为职业演员们普遍要面对的“灵魂拷问”。

 

 

在这次疫情面前,许多音乐剧演员们都有无能为力感,这种无力感一方面来自于职业领域的限制——强调现场性和“一过性”的音乐剧无法被线上演唱完全代替。“演员一直都在演别人,所以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去体验其他人生。但问题是,我们从进入社会以来只当过演员,其他什么也不会,去求职的时候对方也不一定会给你机会。”蒋奇明面对这样困境还没有找到破解之法,只目前暂时找到了一家便利店进行兼职,为以后演出积累素材。

 

此前在30%政策出台后,音乐剧演员孙豆尔微博上发表长博文分析30%上座率对音乐剧行业的限制,引来诸多讨论,转发过万。“作为剧场演员,因为疫情大家已经快没饭吃了。我身边有好多青年演员,进入音乐剧行业的时候市场正处于快速发展期,突然遭受降维打击,对于演员来说心理上的压力非常大。” 孙豆尔接受媒体采访时这样说。 “演员大部分的精力都在钻研演技,不愿意把自己的困境对外去说。”孙豆尔所说的是目前大部分剧院演员的困境,然而大家都只能随着疫情浮沉,等待剧院重开生机。

 

 

 

正剧未到 周边先行

 

提前售卖周边,一定程度上也是制作公司提前回收成本自救的方式。

 

音乐剧《变身怪医》云集郑云龙、阿云嘎、刘令飞平行三卡,可谓今年最受市场瞩目的剧目。根据原定计划,此轮《变身怪医》将于7月拉开全国巡演大幕,但由于疫情原因目前仍未开票。剧目还未开演,5月15日,《变身怪医》的周边产品单肩包、文件套封、系列笔记本等已经在上海蓝境文化的线上小店中上架。

 

 

在微博搜索《变身怪医》周边的相关词条,会看到一张张“已售完”的购买页面截图,郑云龙、阿云嘎、刘令飞三位明星演员的强大号召力让周边的库存极速清空,不少粉丝哀嚎余量太少根本抢不到。这似乎是值得开心的场面,至少在经营惨淡的疫情期间,粉丝还愿意为音乐剧周边消费,制作公司得以部分回本。

 

 

然而周边销售对于真正的音乐剧演出来说始终是杯水车薪,购买周边的人也不仅仅只想拥有那些印刻有明星或剧情内容的周边物品,她们更想坐在剧场内观看真实的音乐剧。就像一位观众在周边售卖微博下的留言一样:收到周边了特别酷,希望可以抢到票,祝剧场早日开门!

 

5月29日,作为新冠疫情后上海复演的首部音乐剧,《魔女宅急便》登陆上海人民大舞台,拉开了8场演出的大幕。按照每场演出不超过30%上座率的规定,《魔女宅急便》首演迎来了300位观众,不少人特地从外地赶来。尽管下着小雨,还是有许多观众提前一小时守在剧场门口,想在第一时间赴这场“魔女”之约。

 

由此,疫情影响下暂停的演出市场终于有了松动的迹象,6月初“缪时客”也陆续推出开票及预售信息,“那些取消了的演出,我们会一场场还回来”《梵高》、《帅小伙蔬果店》等陆续发布7月演出计划,悬疑音乐剧《火焰》则正式发布8月演出计划,有理由相信,沪上音乐剧的复苏,将来得更猛烈一些。

 

 

 

作者/排版:田巧研
校对:牛春晓
图片来源:部分图片来自微博、微信订阅号截图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