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调查 Vol.1 |《樱桃园》与樱桃园隔空相见

发布日期:2020年04月23日

疫情来临,各行各业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面临生存挑战,与演出、舞台息息相关的戏剧人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困难。

越来越多原本舞台艺术的参与者自发组织云放映、网络直播、剧本朗读等丰富线上渠道,一来保持与同行及观众的联系和互动;二来网络带货、线上授课不一而足的方式自救和互救,抱团取暖,各尽其能。

 

“樱桃园,洁白宛如新娘的盛装,樱桃园,窗口有帷幔轻轻飘扬。”Vitas演绎的这首歌曲,源于剧作家契诃夫笔下,直到现在都长演不衰的经典剧作《樱桃园》,“樱桃园”也被很多戏剧人喻为“精神家园”。这个“精神家园”,在戏剧制作人李国杰的2020年,变成实实在在、硕果累累的家园。

 

李国杰

戏剧制作人、策划人,参与策划过南锣鼓巷戏剧节、四川三星堆戏剧节等多届戏剧节,担任制作二十多部话剧及其他种类作品。

因疫情不能返京,李国杰在山东烟台老家帮助父母管理自家的樱桃园。烟台大樱桃是烟台市的特产,近几年已经成为中国国家地理标志产品,口碑和知名度几乎与烟台苹果相媲美。李国杰所生活的村庄家家户户都种植樱桃,并都以之为生,但随着疫情的加剧,等到樱桃成熟的时候,樱桃销售似乎成为了一大问题。

 
微信图片_20200423204758.jpg
 

李国庆家的樱桃园,花开全园,典雅满山

“困在家中也只能急中生智,守着家里的樱桃园也算有得天独厚的优势,帮助父母、亲戚预售樱桃,既解决父母和亲戚的樱桃销路问题,又省去中间商的差价,买卖双方都合算;同时,帮老乡们进行网上销售,打开这条渠道,日后也能持续发挥作用。”李国杰原本计划作为戏剧交流平台的订阅号“戴口罩的猪”,带起了货,推送了一篇《留在老家,卖樱桃》

这位特殊的“卖家”一登场,不仅自家千斤产量的樱桃一售而空,乡亲们的也都被火爆预定。卖家特殊,自然买家也特殊,“大概接近三分之二是戏剧圈里的朋友们订的,朋友转朋友,这批大樱桃基本成了文化艺术‘专供’。”李国杰说道。

但卖樱桃绝非本职,戏剧人也绝非真就“困顿”成了传统相声里被迫转行的艺术家。

 

“暂时还回不去,剧场不开,我回去其实也没有用。”

 

 

可回不了京的李国杰这些日子却更忙碌起来。

首先便是为一些戏剧类做评审评选工作,每天阅读剧本占据了很大一部分时间。此外,他与新加坡艺术家刘晓义以及那边实验剧团艺术总监、导演、编剧、演员程文明联合发起的亚洲编剧训练营第一期已经在一周前开始招生。

刘晓义

被誉为亚洲实验性剧场最年轻有为的代表人物。

程文明
 
 

那边实验剧团艺术总监、创始人、导演、编剧、演员。

 

这一活动的艺术愿景也相当切合当下环境:探索“该如何改变/改善艺术家的生存困境?

戏剧人不能被动地依赖于系统和环境来改变。艺术家只有能够穿梭于不同框架之间,那么社会系统便是舞台,文化政策便是剧本,都是志同道合的人就是艺术伙伴。亚洲编剧训练营不仅仅是专注于培养一个艺术家的表演和创造技能,而是培养有能力推动、影响和改变现有环境的领导者。

亚洲编剧训练营(中国站)第一期,学生将通过对剧本写作的学习、分析、批评,到实际应用,在2-10周的时间里充分浸濡在剧本创作中。不同于以往许多偏理论的课程,该网络课程将通过技巧性的解密和针对性的练习,阐述剧本的核心问题、基础知识和内在规律。将对戏剧和影视编剧有更深入的掌握,在创造性写作中更深入地认识自己。

 
 

 

已经开始招生的亚洲编剧训练营

除此之外,李国杰还与“后浪剧场”、戏剧博主“有染”及微博戏剧联合发起戏剧直播节目,第一期以校园戏剧为主题,邀请从校园戏剧走出来的戏剧人们如丁一滕、何雨繁、祖纪妍等参与话题讨论,反响热烈。“第二期已在筹划中,主要关注的是民间剧团,邀请南、北方包括澳门的五六个民间剧团的代表人物来参加直播,聊一聊民间剧团的发展,当然也会聊到疫情对民间剧团的影响。”李国杰说。

“荧屏永远替代不了活人演给活人看的戏剧,剧场不会消亡。”天津人艺原院长钟海老师发在朋友圈的一句话特别触动李国杰,“对于戏剧发展而言,拥抱互联网是好事儿,是舞台之外的另一扇窗,“但目前,只能说我们摸索到了这扇窗,它会不会是一扇门,真能走出去,走得更远,还不好说。最起码已经有更新鲜的空气透进来,这是可以肯定的。”

 
END

作者:牛春晓

排版:周驰

校对:田巧研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