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主要市场类型概况分析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26日

 

一、音乐类演出

(一)音乐会

2018年,在专业剧场举办的音乐会演出场次2.42万场,比上年上升8.52%;演出票房14.34亿元,比上年上升7.50%。音乐会市场热度不减。

1、音乐会观演方式不断创新

音乐会不仅以电影音乐、动漫音乐、游戏音乐等多样化主题吸引观众,在观演形式上也有所创新。

例如,西安交响乐团打造了国内首场“浸入式音乐会”,观众坐在乐手身边与指挥和乐手们零距离接触;厦门爱乐乐团也联手厦门科技馆共同举办“浸入式”的《欢腾大自然六一童话交响乐》;西安交响乐团的“睡觉音乐会”将剧场一楼的座椅全部撤掉,让乐迷和观众“躺着”欣赏,以全新的姿态感悟古典交响乐的亲和力。全新的观演方式打破了传统的观演概念,带给观众新的体验。

2、音乐会“新年档”“暑期档”概念形成

经过多年的市场培育,音乐会市场逐渐形成“新年档”“暑期档”。2018年“新年音乐会”众多,如人民大会堂的维也纳之声北京新年音乐会、上海大剧院的奥地利施特劳斯家族爱乐乐团2018新年音乐会、深圳音乐厅的2018伦敦爱乐乐团新年音乐会、西安音乐厅的意大利爱乐乐团2018新年音乐会等。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元旦和春节档期,全国各地剧场推出的“新年音乐会”超过3000场,观看新年音乐会成为许多人心仪的过节方式。

此外,许多知名演出机构都在暑期推出了“合家欢”艺术活动,成为孩子们走进艺术殿堂的启蒙。如7月5日至8月31日,“八喜·打开艺术之门”2018暑期艺术节音乐会共举办76场演出;7月6日至8月26日的52天时间里,中国交响乐团2018“打开音乐之门”系列活动共有60场音乐会在北京音乐厅举行;暑假期间,国家大剧院的“周末音乐会”面向青少年推出了“值得聆听的中国交响乐系列”。众多音乐厅在暑期迎来了高涨的人气。

3、市场持续吸引国际名团访华,“打假”问题仍需重视

2018年,除了圣彼得堡爱乐乐团、柏林爱乐乐团、纽约爱乐乐团、维也纳约翰·施特劳斯乐团、英国皇家利物浦交响乐团等多次来华的世界名团造访,北美近半世纪最大最知名乐团之一美国太平洋交响乐团、维也纳莫扎特交响乐团等国际名团均实现了首次访华巡演。

国际名团来华演出,提升了观众的审美层次,为普及高雅艺术起到积极作用,同时也对音乐会市场的持续升温起到有效助推作用。

同时应引起注意的是,随着市场需求的提高和外国乐团演出的增多,“假团”问题越发凸显,部分乐团宣传名不副实,存在二、三线乐团甚至业余乐团通过种种包装,“打造”一流名团形象,乃至制造虚假信息的情况。“打假”成为音乐会市场需要解决的问题。

(二)演唱会、音乐节

2018年演唱会、音乐节演出场次0.26万场,较2017年上升8.33%,票房收入39.85亿元,较2017年上升5.87%。

1.演唱会

(1)现场娱乐市场用户活跃,现场娱乐消费力强劲

2018年,演唱会市场持续升温,不仅周杰伦、张学友、林俊杰、五月天、陈奕迅、张杰、汪峰等老牌知名艺人扎推,Nine Percent、乐华七子、坤音四子等新生代流量偶像也表现出强劲的吸金能力,还有杨宗纬、莫文蔚、张韶涵、James Blunt、John Legend、放浪新世代等一批港台、日本、欧美艺人陆续登场。各类型艺人都获得一定发展空间,其中巡演达10场以上的有张学友、五月天、林俊杰、王力宏等,并出现一票难求的局面,演唱会市场号召力依旧强劲。

演唱会消费人群继续年轻化,95后占比达到65%以上,比上年增长10%。

(2)新技术引领演唱会市场转型升级

在当前信息化技术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云计算、大数据、人脸识别等一系列新科技改变着演唱会市场,演出机构在拓展和加速自身在项目运营管理、智慧场馆建设、创新营销模式和票务系统等领域发展的同时,也全方位提升了用户体验,加速行业的转型升级。

热门演唱会门票的供不应求滋生了大量“黄牛组织”的出现,这也倒逼演唱会市场在管理科学化、技术智能化方面的提升。例如,大麦网的智能人脸识别闸机和无纸化入场方式,已在多场演唱会项目中得到应用,无纸化电子票入场既简化了现场演出的流程,也对假票、黄牛等问题进行了防控;JJ 林俊杰《圣所2.0》世界巡回演唱会的抢票环节通过大数据手段实时监控抢票数据,准确判别“机刷”“人肉代刷”等“黄牛”行为。

(3)管理规范化之后的LiveHouse 市场回暖,不断探索商业模式新可能

伴随着管理的规范化和内容的高质化,前几年屡遭经营滑铁卢的小型演出场地LiveHouse在2018年逐渐回温,甚至吸引海外艺人的加入,在场地、观众、乐队三方的推动下呈现出新的景象。虽然数量大幅减少,但设备和规模都有所提高。LiveHouse也逐渐摆脱“地下”的标签,受到年轻人的追捧。例如北京的糖果LIVE星光现场、疆进酒、五棵松MAOLivehouse、来福LiveHouse、乐空间、13CLUB、DDC、SCHOOLl等演出频繁,甚至出现演出场次供不应求的局面。

此外,LiveHouse不再依赖于单纯的票房,而在商业模式上有新的探索,比如设置Disco、古装等当下流行的主题派对;将独立艺术家的小型展览与演出融合;让酒水及其他经营内容以与演出主题契合的形式进驻LiveHouse等,用创意为年轻一代的观演人群带来新鲜体验感。

2、音乐节

(1)环境保护问题受重视

2018年,环境问题被越来越多的音乐节主办方所关注,众多音乐节倡导低碳环保、零废弃,积极传播环保理念,试图减轻大型活动对环境的影响。

比如2018年第三届MTA天漠音乐节与国内环保组织自然之友、日本环保机构iPledge合作,通过组织“零废弃志愿者团队”、将垃圾分类的理念印到海报上、现场引导公众垃圾分类投放等举措,向现场废弃物问题发起挑战,共同打造“零废弃音乐节”。2018北京草莓音乐节也在多层面体现了环保理念,来自柏林的知名街头艺术团队Bosso Fataka收集丢弃的垃圾,于现场创作了手握树枝的艺术装置;Young ?Blood艺术引入结合沉浸式体验装置与pop-up工坊于一体的巨型装置ART ?TRASH,营造充满古怪与童趣、喧闹与荒诞的垃圾世界,并引导乐迷用垃圾进行艺术创作。

(2)“音乐节+旅游”模式打造文旅爆款

伴随消费升级,现场娱乐市场用户依旧活跃,加上音乐节版块设置的升级、演出阵容的高质和当地文化的融入,吸引大量音乐爱好者跨省市区参与。2018年,在“音乐节+旅游”模式的推动下打造多项文旅爆款,不仅直接丰富了当地文化产品供给,还间接带动了吃、住、行、游、购等其他多方面,极大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为音乐节所在地增加了旅游人数。

例如首次登陆三亚的ISY三亚国际音乐节在3天时间内拉动消费近5亿元,仅海棠湾主会场两天的演出就吸引超过6万名观众,参与音乐节的总人数约20万人次;极具草原风情、富含藏羌彝民族文化特色的2018红原大草原夏季雅克音乐季,将现代音乐与藏羌彝民族民俗文化、非遗文化、草原游牧文化、旅游资源等融为一体,引来10万余人大狂欢;张北草原音乐节,也已成为当地文旅品牌活动。

 

二、舞蹈类演出

2018年舞蹈类演出场次0.64万场,较2017年上升3.23%,票房收入9.25亿元,较2017年上升1.31%。

(一)舞蹈团体海外演出影响力明显提升

中国舞蹈一直在国际演出市场上保持着高水准评价和良好表现,一方面是舞蹈类演出相比于其他演出类别具有先天的国际交流优势,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中国一流舞蹈团体的创排水准和表现力已与国际水平看齐。例如,被誉为“东方天鹅湖”的中国舞剧《朱鹮》2018年赴美多地演出,亮相世界顶级艺术殿堂——林肯艺术中心,连演多场备受好评,上海歌舞团的舞者们通过柔美的舞姿带领观众们领略独特的东方韵味。

以中央芭蕾舞团、上海芭蕾舞团等为代表的中国芭蕾在国际市场的影响力持续增长,2018年《大红灯笼高高挂》《过年》等芭蕾舞剧的海外商演获得市场青睐;以陶身体、北京当代芭蕾舞团等为代表的民营现当代舞团,2018年受邀参加了多个国际知名舞蹈艺术节,并成功进行欧美地区巡演,成为中国现当代艺术国际化发展的排头兵。

(二)小众舞种走入大众视线,收获细分粉丝群体

尽管中国的街舞热潮早在21世纪初就开始扎根,但直到近期才引发广泛关注。《这!就是街舞》《热血街舞团》等以街舞为主题的综艺节目在2018年获得良好收视,将这一小众的舞蹈种类从地下比拼带入大众视野,而参赛的街舞舞者也因此成为关注焦点,收获粉丝并获得更多公开表演机会。

街舞、爵士舞等小众舞种近年来的升温,增加了市场的多样性,也为舞蹈市场培育了新的观众群体。

(三)持续推出舞蹈演出季,渗透渐进培养市场

相比于舞蹈类演出进行国际演出时的低文化差异门槛,对于国内的普通观众,由于没有文字可以引导,理解纯粹由肢体表达的舞蹈内涵,往往就需要较高的艺术素养,接受度低成为国内舞蹈市场发展的壁垒。与音乐、戏剧市场相比较,舞蹈演出市场近年来上升幅度不明显。

为了培育舞蹈观众市场,国内各地的专业舞蹈院团和剧场近些年持续组织开展主题演出季,以高水平演出、综合性配套活动形成影响力,来培养稳定的观众群体。例如已成功举办三届的中国国际芭蕾演出季,汇聚了世界一流的芭蕾院团和顶尖的芭蕾艺术家,让观众得以在演出季期间欣赏到芭蕾表演的最高水准,通过三年的市场培养,演出上座率平均已达到90%以上。

 

三、戏剧类演出

(一)话剧演出

2018年话剧类演出场次1.75万场,较2017年上升9.38%,票房收入26.20亿元,较2017年上升3.11%。

1、话剧市场发展仍呈现“点状激增”势态,观众消费倾向于“品牌优先”

当前我国每年的戏剧创作不少,但能叫得响、演得久的却并不多,说明优质文化产品供给不充分,在区域、结构上都有不平衡状态。调查显示,北京50%以上的小剧场无固定剧目上演,但与此同时也有不少品牌项目一票难求、常演不衰。例如2018北京人艺话剧《茶馆》《窝头会馆》,均只开票半天就一售而空,不少人前一天深夜就开始排队买票,最长达19个小时;孟京辉工作室的小剧场戏剧《两只狗的生活意见》已上演超过10年,至今仍然每场演出出票率达90%以上;小柯剧场推出的原创系列音乐剧全年上演超过200场,每场售票率达80%以上;赖声川的《如梦之梦》每年定时上演,均一票难求。

话剧市场上无论是题材还是表演形式都越来越丰富,文化消费者拥有了更多的选择。从“排队19个小时买戏票”的现象可以看出,这种“点状激增”显示了观众在消费选择时,仍倾向于已经打响的品牌项目。在持续观众培育的同时,创作主体还应“以人民为中心”,完善创作机制,激发创作活力,创作出更多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的作品,以打响品牌。

十九大明确指出,我国经济已由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要推动经济发展质量变革、效率变革、动力变革,在文化领域也要实现这三大变革,步入从数量到质量提升的新时代,完成数量向质量、总量向结构的新转变。

2、“浸入式”话剧受追捧,小剧场进驻商圈将成为常态

2017年底,国内首部大型沉浸式话剧《无人入眠》正式公演,将近几年国际风靡的“浸入式”话剧之风带入了中国。“浸入式”戏剧为文化消费者提供了在一般观演体验中感受不到的参与感,让其在互动中获得娱乐体验。这种创新性的模式迅速在中国文化消费市场中博得了关注,消费者的购买意愿日渐增长。

为了满足文化消费者对“参与性”娱乐日益增长的购买需求,越来越多的商圈中出现了“浸入式”小剧场的“标配”。如绿地集团在其西安绿地缤纷汇购物中心项目中修建的沉浸式剧场于2018年6月投入使用;开心麻花与多个地产项目签约合作小剧场运营;廊坊正在建的丝绸之路文化地产项目中将打造10个剧场上演沉浸式戏剧《只有红楼梦》。

(二)音乐剧演出

1. 场次与票房收入双升,市场规模仍待提高

随着国内演出市场多元化发展,音乐剧也逐渐成为新的市场热点。自2017年以来中国音乐剧市场呈现出一派繁荣的景象,2018年音乐剧演出场次0.30万场,票房收入3.43亿元,无论是作品的数量、演出场次还是票房收入都呈现出良好的上升势头。

2018年国外原版引进作品、国外原版音乐剧改编、原创音乐剧的数量都较往年有所增加,观众人次、巡演场次、社会影响力等也都有显著提升,尤其是《摇滚莫扎特》《猫》《长靴皇后》《芝加哥》《罗密欧与朱丽叶》《阴阳师》《白夜行》《我,堂吉诃德》《拉赫玛尼诺夫》等一批既有口碑又有票房号召力的作品不断推出,为整个市场的持续升温起到明显的助燃作用。

但是与整体的演出市场数据相比,音乐剧收入只占市场总收入的5%左右,相较之下可以看出,音乐剧市场仍处于初期发展阶段,成为市场主力尚有待时日。一方面由于音乐剧特殊的艺术表现形式、原版音乐剧的语言障碍等因素使得不少观众仍有距离感;另一方面,音乐剧的演出主要还集中在京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杭州、苏州、南京等地仍在市场培育期,其他二三线城市也远未形成良好的观剧环境。

2.音乐剧市场原创力不足

2018年底一档定位推广美声、音乐剧的综艺节目《声入人心》在湖南卫视播出,这部综艺迅速成为观众与行业关注的热点,不仅节目中的音乐剧演员频登热搜榜,也有效地将音乐剧这一艺术形式推广给广大电视观众。《声入人心》为音乐剧市场带来了关注与发展机遇,但是这种“爆款”式走红却不能遮掩音乐剧市场原创力不足、创作制作人才匮乏的现实。

2018年原版引进音乐剧占据市场大半江山,越来越多的百老汇、法语、德奥小语种音乐剧被引入国内,另一方面中文改编音乐剧的数量也占比近三分之一,《狮子王》《长腿叔叔》《深夜食堂》《我的遗愿清单》等作品的上演不断挤压原创音乐剧的发展空间。引进剧目与中文改编剧目的发展虽然对观众培育与专业人才的培养具有一定积极因素,但是缺乏原创力的市场很难保持长久竞争力。音乐剧专业教育水平相对缓慢,具有原创能力的创作、制作人才匮乏,剧团与运营机构良莠不齐等问题十分突出。

虽然行业发展依旧有很长的攻坚期,但是也要看到《白夜行》《隐婚男女》等原创音乐剧作品获得了众多观众的好评,一批优秀音乐剧演员的“出圈”与更多圈外艺人加盟音乐剧都表明音乐剧市场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三)戏曲演出

2018年戏曲类演出场次1.57万场,较2017年下降3.09%,票房收入8.06亿元,较2017年下降10.54%。

1、戏曲演出市场出现下滑,需创新营销、大力推广

近年来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发展传统戏曲的利好政策,各级政府持续投入资金支持:从剧目建设到人才培养,从大剧种到地方戏。特别是国家艺术基金和地方政府文艺发展基金项目,涵盖了从演员培养、流派传承、剧本创作、舞台演出到理论研究、戏曲评论以及音舞美服化道等各环节的人才培训。

但是,戏曲市场在2018年仍出现明显的下降趋势。根据调研情况分析,主要原因是戏曲院团过于依赖政府扶持资金,商业演出市场拓展力度不足,营销模式传统,难以获得新的受众群体。

2018年,众多网络直播平台也秉着传承传统文化精粹的理念开展了“直播+戏曲”的活动,旨在向年轻人推广戏曲文化。余派京剧演员王珮瑜在喜马拉雅FM上线了付费节目《京剧其实很好玩》,售价99元,每期节目通过12-18分钟的讲解,向消费者传播京剧中既有趣又有知识点的内容,播放量达到163.8万次,口碑评分也高达4.9分。借助互联网的传播和内容付费模式,可以拓宽传统戏曲的营收渠道,同时让更多年轻人接触、了解和喜欢戏曲,引导观众进入剧场现场欣赏。但是,这些创新的推广和增值模式目前还未广泛地被戏曲团体采用。

2、小剧场戏曲成时尚,形成传承戏曲文化的新模式

近年来,小剧场戏曲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发展迅速,许多年轻人以去小剧场看戏为时尚。小剧场戏曲以其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新颖的呈现形式,先锋的理念探索而受到关注。利用互动性、实验性和先锋性等小剧场的特性,以创新的手段吸引更多观众关注传统戏曲,是把戏曲带入更宽广视野的新探索。

市场调研数据显示,小剧场戏曲最主流的观众群体为30岁左右的青年人。从剧本创作到舞台形式,小剧场戏曲都更具现代都市气息,让年轻观众感受到戏曲也可以活泼轻松精致。随着传统戏曲影响力日渐衰微,小剧场戏曲可以吸引青年观众到剧场里来,为戏曲艺术在当代的传承和发展找到一条出路。

小剧场戏曲的创新是一项极具挑战性的工作,在创新改编时既不放弃传统戏曲内涵中传统的生活方式、人生经验、伦理道德等核心,又能融入当代审美,在传承与创新中找出一条能契合戏曲的路子,是一个艰难的探索过程。

(四)儿童剧演出

2018年儿童剧演出场次2.46万场,较2017年上升14.95%,票房收入10.81亿元,较2017年上升7.35%。

1、儿童剧入商圈,“微剧场”成为新的发展方向

“微剧场”属于实验性的超小型剧场,无固定坐席,一场演出仅容纳100人以内,相比大剧场有距离感的环境,微剧场显得更加容易亲近。2018年,各大商场中涌现了大量专业“微剧场”,针对儿童亲子人群上演互动式的儿童剧目。

“微剧场”在商业中心的大量出现源于文化消费市场中消费者对于亲子类儿童剧需求的增多,且反映了消费者对于文化产品购买方式有着更加便捷、多样的要求。同时,这些亲子剧场不单只是进行儿童剧的演出,还会增加戏剧教育、艺术巡演等,在小朋友观剧后还可以参与戏剧培训、演出等,通过一种资源的多种利用延伸产业链,增强消费者粘性。可以预见,商圈“微剧场”中的儿童剧将成为产业发展的新方向。

2、国外优秀儿童剧大量引进,促进国内创作良性发展

2018年从国外引进到国内市场的儿童剧剧目数量持续增多,引进原版剧目和引进版权的剧目全年超过100部,演出场次比上年增长300%,仅浙江大船文化一家引进的海外儿童剧《我是演奏家》《汪汪队》等剧目,2018年演出场次就突破了600场,观众人数超过30万。

引进剧目具有题材更加多样,互动形式更加创新,道具、布景和演员表演质量上佳等优势。创新的互动形式不仅更加吸引孩子的目光,在教育家长、培育市场方面也有显著的效果。同时,引进剧目的增多对国内原创儿童剧团队也产生了积极影响。国外剧目独特的表达、交流形式启发了不少原创团队,例如鲸鱼创艺在近年来制作了现代偶剧《小兵张嘎》《大海》等作品,《小兵张嘎》还先后前往俄罗斯、英国等国进行巡演。

 

四、曲艺杂技类演出

2018年曲杂类演出场次1.05万场,较2017年上升14.13%,票房收入10.95亿元,较2017年上升13.12%。

(一)青年曲艺人才培养渐成体系

2018年曲艺和杂技市场高速增长的主要贡献者是相声演出类型,增长原因是一批青年相声演员得到市场认可。

曲艺一直以师傅带徒弟的模式进行传承,但因为数量少难形成规模化,也容易形成人才断层,拔尖一两个、基层皆无名。德云社作为曲艺行业的创新先锋,在人才梯队建设方面也初见成效,值得借鉴。德云社的新人一般由总教学传授基本功,表现突出就可进入青年队锤炼,而在青年队受到观众认可就被编入正式表演队。在这种层层提拔的进程中,各类拥有特色和专长的年轻演员得以脱颖而出。同时,德云社不仅重视头部演员的培养,第二梯队、第三梯队也被持续给予关注,帮助演员不断成长,让团队的新生力量源源不断。2018年,德云社演出场次比上年增长了50%以上,新生代演员已逐渐成为主力。

(二)杂技演出仍是海外巡演主力,创新能力不足成为短板

相比于传统的中国杂技,海外团队演出如国际大马戏、创新杂技等在国内市场更受欢迎,国内杂技团体的演出则多见于旅游演出市场,发展空间挤压严重。由于拥有国际一流的杂技技巧节目,中国杂技在海外一直广受欢迎,国内杂技团体目前的主要市场是面向海外。2018年中国演艺产品海外商演中近40%是杂技类项目,可见杂技演出仍是中国文化“卖出去”的主力军。

但是,中国杂技演出在海外市场的收入未见增长,甚至一度出现下滑趋势,主要原因是中国杂技重技巧、轻内容的表达缺少故事性和趣味性,单纯的高难度技巧展示已经难以满足观众观演需求。2018年,国内杂技团体尝试通过国际合作实现创新升级,例如中国杂技团推出国际合作剧目《TOUCH-奇遇之旅》,被称为“中国第一部新杂艺实验剧”。

 

五、旅游演出

2018年旅游演出场次为6.31万场,较2017年上升9.93%,票房收入37.47亿元,较2017年上升9.21%。旅游演艺在经历相关政策扶持、内容创新升级、经营状态调整和服务水平提高之后,焕发出新的生机。随着大众旅游的兴盛和政府对全域旅游的大力推进,旅游演出市场呈现出消费大众化、需求品质化、竞争国际化的趋势。

(一)演出形式逐渐丰富多样,沉浸式、体验式演出受到推崇

全国旅游演艺的形式已从早期的品类单一逐渐走向丰富多样,尤其是沉浸式、体验式演出受到游客青睐,观众从被动观看到主动参与互动,甚至可以通过“视、听、嗅、味、触”来欣赏的演艺活动,观演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宋城演艺主题公园中的沉浸式体验项目、知名旅游演艺品牌“又见”系列和即将推出的“只有”系列更是主打沉浸牌。

随着观众欣赏水平的提高和消费观念的转变,纯粹依靠大投资大场面的旅游演艺1.0版本已经式微,以内容创新和体验为核心的旅游演艺2.0开始形成强大生命力。尤其是具有科技感、沉浸式、场景化等元素的景区旅游演艺项目,凭借其沉浸式互动体验、全产业链轮次收入等优势受到景区的重视与青睐,逐渐成为彰显景区文化属性的重要手段。

(二)演艺+科技融合提升旅游演出感官体验

舞台智能灯光技术、全息多媒体技术、智能机械技术等目前舞美舞台最新的科技均在各个大型旅游演艺中成功运用,不仅提升了演出本身的感官体验,对舞台科技的研发、应用也起到了推动作用,成为旅游演出市场新的增长点。例如,“佩珀尔幻象全息投影技术”的全球第一次户外运用就出现在实景演出《最忆是杭州》当中;杭州宋城景区打造的《古树魅影》用先进的声、光、电等科技手段营造出360度全景剧幕,让观众身临其境地感受地动山摇、狂风呼啸、大雪飘零、万箭齐发、烈焰冲天的场景。

(三)国际化合作加深

随着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中国与沿线国家文化交流日益密切。在这样的背景下,旅游演艺行业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演艺团队合作加深,共同创作旅游演艺剧目。例如山水盛典文化产业股份有限公司与越南GAMI集团联袂打造的大型实景演出《越南往事》在“一带一路”的重要站点越南会安成功首演,实现中国的文化产品模式与越南本土文化内核相结合。

然而,目前“走出去”的剧目仍以服务出国旅游的中国游客为主,面临着开展跨文化深度融合、本土化运营和当地观众的认可度等问题,一些演出还因为没能充分尊重他国文化传统、遵守相关法律法规而被迫暂停。旅游演艺走出去要不断思考如何创新剧目内容,探索出区域合作发展的新模式。

 

六、互联网演艺

2018年,网络表演(直播)用户规模达到4.35亿,互联网用户使用率达53%,市场营收超400亿元,相比2017年的304.5亿元同比增长31%,行业发展已逐步趋于稳定,头部平台的资本化进程日渐加快。当前,网络表演(直播)已经成为网络文化内容供应、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的代表,成为网络文化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网络表演(直播)行业延伸扩展造就新业态

直播行业在经历千播大战、撒钱红利等行业新生期的疯狂竞争后,现在已渐入头部化显著的稳定阶段,各平台也从屡踩红线的野蛮生长逐渐走入严把审核、内容为上的价值直播新时代。直播因为自身所具有的全民参与受众广、题材丰富内容多、互动参与传播广、流量可见变现强等特色属性,让直播成为各行各业的品牌宣传窗口和内容传播通道,覆盖吃住行游购娱各领域,直播可以参与传统行业的改造和升级。

2018年,“直播+”成为热门词,合作案例在行业内百花齐放,直播与演出、非遗、教育、旅游、电商、扶贫等诸多板块进行深入融合。直播走进后台,让一台演出舞台背后的故事被了解,让小众演出收获大众关注;当《锦绣中华》非遗服饰秀被现场嘉宾欣赏时,直播也将精美华服同步呈现给网络中的几千万观众;京城名师在直播间里给千里外的乡村儿童授课,直播让远程教育因实时互动而更具真实感。2018,主播在唱歌、跳舞愉悦观众的同时,赋予了直播更多的价值,也展示了直播发展的更多可能。

(二)演艺行业互联网经纪公司发展突飞猛进

直播行业除平台外的另一主角是主播经纪机构,俗称“公会”。主播经纪机构的发展不可小觑,数量多、实力强、业务广的公会日益增多。

以娱加娱乐为例,作为公会行业的老牌领军企业,拥有线上艺人近3万名、旗下全约艺人超300名,公司不仅涉足直播相关各个领域,还在2018年举行了丹东彩虹音乐节,由旗下艺人进行演出,打造自有音乐节品牌,让主播从线上走入线下。同时,为契合直播受众的特点,将音乐节下沉到三四线城市,弥补了传统音乐节品牌的市场缺失。从基础的网络主播经纪发展至围绕个人IP营销的全方面业务,进一步打造业务矩阵。

琴岛则是湖南长沙的民营演艺老品牌,主要盈利模式是休闲娱乐演出的驻场运营。随着文化消费方式的增多,尤其在互联网的冲击下,年青一代对于传统歌厅模式和节目兴趣不高,演出上座率大幅下滑。琴岛作为传统民营演艺机构开始转型拓展直播业务,带给企业发展的新突破口,开启了线上线下两端发力的互联网+演艺新模式,凭借旗下数量丰富的演员群体和类型多样的表演内容在直播行业站稳脚跟、收获一席之地。

(三)互联网企业跨界演出,线上线下寻求突破

近年来一些掌握用户数据和大量IP的互联网平台开始布局线下演艺。视频平台爱奇艺2018年开始涉足互联网+演艺,据爱奇艺提供数据显示,有近50%的90后和00后每周都会参与线下娱乐体验,将有大数据支撑的线上热门IP投入线下演出开发,可以让剧目的创作和发行成为有把握之战,保障票房收益。此外,爱奇艺还计划推出涉及影视、演出等多版块的大数据分析服务,戏剧版块垂直互动社区,以及联合百度糯米推出演出票务APP。

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的三大平台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联合腾讯视频对2018年8月TFBOYS北京工人体育场举行出道五周年演唱会进行了同步直播,1,25亿的在线观看量又一次刷新了演出直播的观看纪录。QQ音乐开设的音乐演出直播频道,除和演出主办机构进行版权合作开设直播以外,每年还自行主办数十场线下歌手见面会、演唱会,并进行线上同步播出。互联网平台所掌握的数据优势和用户数量优势,是传统演出机构难以获得的独特优势。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