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中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市场主体机构运营情况分析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26日

 

 

一、文艺表演团体

2018年全国文艺表演团体总收入230.77亿元,比2017年上升7.20%。

 

 

(一)优秀现实主义题材项目不断涌现

在2018年的全国文化厅局长会议上,文旅部党组书记、部长雒树刚在工作报告中部署了当年重点工作。其中包括,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认真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大对文化工作的重要部署,牢牢把握文化工作的正确方向;坚持把创作生产优秀作品作为中心环节,以现实题材创作为重点,努力推出更多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相统一的优秀作品。

在政府的支持和引导下,各地文艺表演团体积极创作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现实题材舞台艺术作品。这些优秀现实题材文艺作品涵盖了歌剧、舞剧、话剧以及淮剧、壮剧、滑稽戏、花鼓戏等丰富的艺术门类。在创作题材上,有在整体上反映改革开放给社会和民众带来深刻变化的民族歌剧《命运》,有弘扬在改革开放过程中为国家发展努力工作默默奉献精神的话剧《闽宁镇移民之歌》,也有讲述改革开放给普通人生活带来变化的话剧《船歌》、滑稽戏《顾家姆妈》、淮剧《小镇》;既有聚焦精准扶贫的民族歌剧《马向阳下乡记》、壮剧《我家住在铜鼓岭》、花鼓戏《桃花烟雨》,也有赞美为国家的卫生事业耕耘一生的屠呦呦的歌剧《呦呦鹿鸣》,还有讲述普通人在普通岗位上默默奉献的民族歌剧《有爱才有家》,话剧《干字碑》《塞罕长歌》等。

2018年,在由文化和旅游部主办,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和各省(区、市)文化厅(局)承办的全国优秀现实题材舞台艺术作品展演中,全国3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自党的十八大以来创作的232部优秀现实题材作品在各省(区、市)进行演出,总演出场次超过600场。

(二)赴海外演出融合旅游和非遗,彰显文化自信

2018年文艺表演团体赴海外演出收入为31.86亿元,较2017年增长6.66%;其中商业演出场次0.20万场,收入12.97亿元,比上年增长4.76%。

2018年,“走出去”演出延续近几年来艺术类型多样的趋势,涵盖了民族音乐、交响乐、戏曲、杂技、曲艺以及大型歌舞剧等多种演出形式。在政府的支持下,文艺表演团体通过精品剧目海外巡演大力推动中华文化走出去,让海外观众通过舞台艺术感受中华文化的魅力。

2018年是文化与旅游深度结合的元年,也是非物质文化遗产备受关注的一年。各地文艺院团将本地特色文化以及非物质文化遗产特色融入文艺创作,借政策的东风,通过旅游文化交流的契机,将中国传统文化呈现在世界观众的眼前。例如,作为2018中加旅游年的活动之一,四川省曲艺研究院受加中文化发展协会邀请,携巴蜀文化特色的曲艺节目亮相加拿大,举行“蜀风雅韵”主题专场演出,获得当地民众的关注与青睐;在“2018中欧旅游年”活动中,中国·乌审马头琴交响乐团为法国尼斯的观众带来了马头琴弦乐齐奏曲《贺慕日》《回想曲》《洁白的鸿雁》《万马奔腾》等精彩的传统文化表演。

(三)艺术创作与市场需求仍存在断层,部分剧团过度依赖政府补贴和基金支持

2018年文艺表演团体收入中政府和基金补贴收入占总收入的29.59%,较上年增加6.03亿元。2018年国家艺术基金立项资助舞台艺术创作项目300余个,资助资金逾4亿元。

政府和基金补贴投入的加大意味着政府对文艺创作鼓励扶持力度的提高,为舞台艺术的生产提供了有力的资金支持。但是,近几年也出现了一些文艺院团为了申请政府资金支持,在艺术策划和艺术创作时,一味考虑申请成功的条件,以政府领导和评审专家的喜好为创作风向,导致作品题材、表现形式脱离生活和群众,在文化消费市场既不叫好也不叫座。为了完成政府或基金对演出场次的要求,一些院团还自己租剧场,免费送票组织观众来“凑场次”。这一现象有悖于政府对艺术生产予以扶持的初衷,也加剧了艺术创作与市场需求之间的断层。

为了维护悉心培育多年的当地演出市场,一些地方剧场自发联合拒绝租场给这类“凑场次”的项目,试图避免这股由政府资助的“优秀”项目刮起的“送票风”对市场的冲击。

 

二、专业剧场

2018年,专业剧场演出总场次10.15万场,比2017年上升9.14%,总收入165.25亿元,比2017年上升7.41%。

(一)剧场由“演出场所”向“城市文化中心”转变

随着演出市场的发展和剧场业态的优化,国内剧场不再是仅仅提供演出的场所,而发展成为公众提供全民阅读、艺术展览、数字化体验、音乐欣赏、书画沙龙等活动的文化课堂和精神殿堂。剧场由单一功能向复合功能转化,在城市发展中的作用越发凸显,逐渐成为服务地方文化发展的综合体。

例如,2018年上汽·上海文化广场的图书角“by stage”和上海国际舞蹈中心的朵云书局开张,将书店融入剧场空间内;又如诸多剧场提供了咖啡茶歇服务,使剧场的功能多元化、公共空间多样化,逐步打造剧场新生态,成为城市居民体验文化的好去处。

这一转变也体现在剧场的经济收入变化上,2018年剧场配套设施出租和运营收入17.39亿元,比上年增长3.14%。剧场空间的多功能开发,不仅有利于将剧场打造为城市文化中心,也为剧场运营带来增值空间。

(二)剧场运营管理方式升级

近年来,越来越多的剧场摆脱仅靠场地出租维持收入的管理模式,而采用科学化的管理和精细化的运营,剧院运营管理方式全面升级。主要表现在:制定年度演出排期表,有计划地安排全年演出,较为科学地分配不同类型演出的数量和时间;“演出季”的概念被广泛采用并实行,用定位清晰的演出季增加观众粘性;创作并推出自制剧,从产业链下游向上游转移,提高剧场的内容生产能力;由“综合性”向“专业性”转化,用清晰的定位细分观众,打造剧院品牌。

例如,广州大剧院经三年筹备的首部原创歌剧《马可·波罗》亮相后大受欢迎,该剧还入选国际权威音乐年鉴《Musical America》发布的2018“中国十大音乐事件”,在世界范围内引发关注。又如,天桥剧场已举行三届的“中国国际芭蕾演出季”汇聚了大量喜爱芭蕾舞的观众目光,高品质的国内外芭蕾演出培养了大量新的芭蕾爱好者,这些爱好者也逐渐成为剧场演出的稳定观众群体。

(三)艺术教育成为剧场运营重要版块

剧场的业务板块更加多元,艺术教育被越来越多的剧院经营者所重视。诸多剧院广泛开展艺术培训、艺术公演、艺术讲座,实施人才开发项目、音乐奖学金项目等,让剧院更好融入当地文化生活,通过提高人们的艺术素养培养潜在观众。

2018年9月,为整合剧场和艺术教育资源,打造剧场与艺术教育的合作体系,第二届全国剧场大会发起成立“剧场艺术教育联盟”。广州大剧院、保利艺术教育投资有限公司、北京天桥艺术中心、厦门闽南大戏院、甘肃大剧院、苏州文化艺术中心、广东艾利发剧院管理有限公司小福象艺术剧团、河北省艺术中心等七家剧场作为发起单位签署“剧场艺术教育联盟”宣言,借此进一步拓宽行业边界,开拓发展空间,推动艺术教育的开展。

(四)剧场演出城市下沉趋势明显,三四线城市场次、收入增长显著

根据市场调研和数据统计,2018年三四线城市剧场的年平均演出场次达到50余场,较上年增长超过10%。

从国内剧场演出的城市分级占比来看,一二线城市凭借强劲的消费力、丰富的项目资源和较高的剧场利用率,是目前演出市场消费的主要贡献阵地。随着开发程度的提升和竞争的加剧,一二线城市的市场空间日趋饱和。相比之下,三四线及以下城市存在较大的资源供给缺口较大,尤其是头部舞台剧、儿童剧正成为最热门的需求增长点。

2018年剧场演出票房收入排名增长速度排名前十的城市依次为贵阳、青岛、南昌、长春、石家庄、苏州、合肥、济南、杭州、南宁,其中贵阳增长204%高居榜首,青岛增长141%紧随其后。观看剧场演出的女性观众占比64%,且呈现年轻化趋势。随着剧场演出城市下沉、产业多元延伸等趋势的加强,专业剧场的演出市场仍具有较大的发展潜力。

 

三、  演出经纪机构

2018年全国演出经纪机构总收入164.62亿元,比2017年上升8.64%。

 

(一)项目经纪公司积极转型

传统的项目经纪公司往往专注于剧目中介、代理的单一模式,并不参与剧目的制作和投资。但随着剧院方对剧目参与度的增加,越来越多的自营类剧场也进一步挤压了项目经纪机构的发展空间,这也促使项目经纪机构逐渐正视企业发展壁垒,通过转型来获得更多的行业话语权。

项目经纪公司自身拥有市场营销优势,通过演出经纪数据可以了解观众喜好,为演出投资、制作、宣发提供方向指引和支持,而以市场需求为基础创作的优质演出内容又能为演出经纪与票务营销提供保障,各项业务协同发展,形成正向循环。例如以“投资+引进+制作”模式布局音乐剧市场的聚橙网,不仅引进原版音乐剧,还投资百老汇音乐剧获得国际市场收入;又例如在2018年出品了高票房音乐剧《水曜日》的北京中鱼文化等公司,凭借对市场风向的了解与把握,打造市场认可度高的舞台演出产品。

(二)粉丝化运营从流行音乐艺人经纪向其他门类延伸

粉丝化运营一直是明星经纪公司常用的运作模式,通过粉丝培养获得大量忠实歌迷,从而转化为演唱会门票及周边产品等市场收益,这种运营方式多见于流行音乐艺人经纪。而2018年出现的粉丝化运营向其他演出类别延伸的现象,成为社会热点,美声男团声入人心是其中的典型代表。

在歌剧、音乐剧、曲艺、戏曲等以往难以产生“偶像”的领域,由于电视和网络传播的影响力,诞生了受年轻人喜爱追捧的偶像明星,一些以做该类项目为主的演出经纪公司也收获了粉丝效应带来的经济效益。在一定程度上,明星个人IP的打造和粉丝化运营产生了“由人带戏”的新突破口,粉丝效应为传统艺术、高雅艺术带来更多关注,尤其是年轻群体的关注。

(三)音乐经纪公司主动出海,独立音乐人走向国际化

除了海外演出的不断引入,国内音乐走出去也成为行业发展的新通路。2018年音乐经纪公司、音乐平台、音乐节主办机构等从业者纷纷选择向海外拓展。

摩登天空、战马时代等一批以独立音乐为特色的经纪公司加快了展开国际合作的步伐,通过海外合作伙伴将中国音乐人送达欧美市场。如战马时代签约的安达乐团,每年欧美巡演场次达近百场;摩登天空投资在美国和北欧举办音乐节,以欧美本土音乐人和中国音乐人同台的方式吸引当地乐迷关注,向海外观众传播中国音乐;MTA天漠音乐节2018年受邀率音乐团队赴全球最具影响力的泛音乐领域综合盛会之一的西南偏南,呈现“CHINA NIGHT”引发行业关注。各音乐经纪公司从小众live到大型音乐节的舞台,积极拓展国际合作,获得更开阔的视野和前沿动态。

(四)税收新规引导艺人经纪公司良性发展

2018年关于高收入人群的纳税问题是社会热点,演员作为其中的代表备受关注,以“真假合同”虚报收入逃税的行业现象被社会诟病,这场波及影视制作、演出经纪、音娱产业等多板块的税务风波,让业界有所波动,但也促使行业向规范化发展大步迈进。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税收征订执行若干问题的公告》(国家税务总局公告2018年11号)中对原有的税收协定解释中的艺术家和运动员条款进行了更新解读,对艺术家和运动员的身份界定以及不同情况下产生所得的纳税义务进行了细化,有利于相关方做出更加准确的纳税判定,明确了演艺人员、经纪公司应该如何缴税,指导演艺经纪和演艺产业合法合规良性发展。

(五)企业自发推动行业规范创建,票务市场逐步回归正轨

票务作为演出行业各版块中最直接与消费市场连接的领域,近几年“高价黄牛”“捂票囤票”等不规范行为频繁出现,对市场正常运转产生了破坏性的影响。2017年,为加强票务市场管理、引导行业重回正轨,原文化部发布《关于规范营业性演出票务市场经营秩序的通知》。在经过全行业自上而下的一致推动,2018年票务市场秩序得到明显改善,其中演出票务经纪公司发挥了重要作用。

大麦、永乐等票务经纪机构,自发通过科技手段抵制黄牛,在热门演唱会销售中严格要求实名制购票,大数据实时监控抢票情况,准确判别“机刷”、“带刷”等行为,并在发现异常订单时主动关闭,在演出入场时使用人脸识别闸机进行核验,线上线下多重管控。摩天轮、票牛等二级票务平台也积极转型,向一级平台靠拢,获得票务的官方代理权。二级票务平台拥有更灵活的调控属性,可根据演出门票的销售情况来及时介入、保底控价。针对冷门演出增加曝光和定向推广,保障票房收入;针对热门演出放出折扣门票打压黄牛炒票涨价,让观众能够以更加合理的票价观看演出。

基于政府监管部门加大管理力度、票务公司自发约束行业规范的双重利好基础上,在文化和旅游部市场管理司的指导下,中国演出行业协会联合大麦网、猫眼、摩天轮、百度糯米等十三家票务机构和平台共同发起成立票务委员会,推动演出门票退票规范、动态定价规则的制定,搭建演出票务信息服务平台。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