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亦兵大提琴乐团公益之旅在路上——把音乐送到没有去过的地方

发布日期:2017年11月22日

有这样一个大提琴乐团,他们不依附于某个国有院团或剧场,而是注册了一个公司;更奇特的是,这个公司成立也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四处播撒音乐——这就是朱亦兵大提琴乐团。“我就是个体户,带着一帮学生天南海北走走,哪儿有人想听音乐,我们就过去。”著名大提琴家朱亦兵这么说。

如果你问朱亦兵,他印象里记忆深刻的演出是在哪里,他给你的回答绝不是在正儿八经的音乐厅,而会冒出一大串奇奇怪怪的地点:杂乱的工厂、地铁的车间、飞机场的塔台、银行的大厅,甚至还有农田和森林……自2004年大提琴乐团创办以来,他们一直在全国奔走,把大提琴这种西洋乐器带到许许多多“音乐没有去过”的地方,13年间举办了500余场公益演出。

 

作者 | 韩轩

来源 | 北京日报

不择场地,在观众跟前拉琴

 这个月,朱亦兵正带着自己的乐团进行全国巡演,可就在一周多前巡演到重庆时,朱亦兵给乐团找了一件额外的差事——在重庆的一家商场里,给数十位小朋友们搞了一场音乐联欢。他总觉得,这样接地气的演出才是“正业”。

这场演出来自一位同行的邀请。“我从没见过这位同行,他听说我要来重庆,就问我有没有时间和孩子们交流。”朱亦兵回答了一句“可以啊”,就带着乐团赶往约定的商场。现场一百多人里有一半是孩子,虽然商场里的音效不如音乐厅,还有孩子们此起彼伏的“小噪音”,但朱亦兵自己先进入了状态,拖着琴走到他们中间,连讲带演,商场里一片欢笑。

把演出场地向观众无限推进,也是朱亦兵的强项。参加国家大剧院五月音乐节时,朱亦兵提议带乐团去地铁站,就在行人身边演出,后出于安全考虑,改到了地铁车间,为工人师傅们上演一场“午间舒缓音乐大餐”。走进车间,朱亦兵看到两列长长的地铁车厢卧在轨道上正待检修,当即决定不搭高高在上的舞台,也不用电子扩音设备。“就在观众跟前拉琴,让他们听原汁原味的声音。”

就这样,车间、工厂、医院、机场……13年间,朱亦兵带着他的大提琴乐团共举办公益演出500多场,每年进行公益演出的场次,在每年演出总场次中占比高达90%。“舞台不是琴房也不是考场,不光是音乐厅和歌剧院,而是整个社会。在这个大舞台上,我们才能真正履行我们作为音乐家的使命。”朱亦兵这样理解。

 

 

免费演出,音乐追求没有变

 相比于2004年成立的大提琴乐团,2014年朱亦兵才为乐团注册的公司“朱亦兵艺术中心”还十分年轻,可它的创办纯粹是为了做更多的古典音乐推广演出。

“刚开始那几年,很多人以为我们是骗子。”朱亦兵笑着说,“我们在体制之外,没有人帮我们安排,也拿不出什么单位的介绍信,人家自然不信。”在当时人们的眼中,公益等于捐钱,或者是开着卡车,拉一车衣服送到乡下。“人们觉得公益就是给东西,可我们给不出什么实质的‘东西’,就是一个老师带着几个学生,拉琴给大家听。”

不止一次,他听说一些学校的孩子没见过大提琴演奏,就主动找了过去,自报家门说想举办公益演出。对方的回复往往是:“我们是很想听大提琴,可是我们很偏远,也没有钱。”“我们不需要钱。”朱亦兵答道。对方仍是一片狐疑:“可这里也没有条件和环境,没有音乐厅。”“我们也不需要什么环境,就是直接演。”

这样一场一场演下来,朱亦兵大提琴乐团得到了认可。后来就有人主动找到他,或是通过微博、网站,或是托朋友询问,大多是陌生人。“头几年我们的演出,既不要演出费,也不用对方管食宿行。近些年一些朋友邀请我,演出我们肯定是不要钱的,但对方开始愿意帮我们解决一下路费,我非常感谢。”

朱亦兵大提琴乐团的名声越做越响,他们也想主办一些公益性质的音乐活动,邀请更多艺术家前来。可按照规定,大提琴乐团作为音乐团体,无法向海外艺术家发出邀请,让他们拿到来华签证,而需要财务报销出具发票时,大提琴乐团也没法以自己的名字出具发票。“于是我们在2014年注册了一个公司。”但朱亦兵更愿意称呼乐团是一群“没有组织但很有纪律的人”,“在音乐的追求上没有变化,我们没有一个固定的工作空间,也没有确定的工作人员,有人想听大提琴,我们就演。” 

 

坚持下去,资助可遇不可求

 自打成立了公司,依托这个机构,朱亦兵能做的事更多了,最让他满足的就是在2016年、2017年两年举办两届“超级大提琴”艺术节。

为什么要叫“超级”?2016年,朱亦兵把6场音乐会和6个大师班集中到了1天之内;2017年时,他在4天里安排了13场音乐会、12场大师课,以及各类讲座和展览,来自14个国家的21位大提琴演奏家把国图艺术中心变成了大提琴的狂欢节。朱亦兵还打破音乐厅按座划价售票的常规,以较低的价位售单日通票,“艺术没有高低贵贱,只有观众先来后到。”

对于这样的“个体户”,要请国外艺术家来办艺术节,钱从哪儿来?从2004年大提琴乐团成立开始,朱亦兵就一直在用其他商演或自己独奏音乐会的收益在贴补,请来的世界级大腕艺术家,也是出于朱亦兵的交情,象征性地收了一些演出费。“13年来确实艰难,但我很自豪的是,我没让学生掏过腰包。”

在国外,一些知名古典音乐团体从事社会活动的开销,会来源于一些企业或基金会的资助。不过,朱亦兵的性格是从不主动求人,用他的话说,资助可遇而不可求。2013年,漫步者音乐家基金找到他,对朱亦兵大提琴乐团提供3年的公益演出资助,双方签合同约定每年做20场公益演出。而他带着乐团超额完成任务,3年间多做了100多场演出。

“公益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艺术家和资助的企业都要有热情,不是只做一两场,而是要持续下去。”漫步者音乐家基金秘书长黄歆泉说,近几年情况在往好的方向发展,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开始愿意资助古典音乐公益演出,这绝对是一件好事。“不过古典音乐的公益推广相对专业,艺术家要像朱亦兵这样,既有极高的专业素养,又要接地气会和普通人打交道。”黄歆泉说,这就要求提供资助的企业会挑选最合适的人选,又不能过于干预他的活动。“艺术家与企业共同努力,古典乐的推广才会越来越好。”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