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保护这事,办法总比困难多

发布日期:2021年04月19日

2021年第一季度,针对版权保护等问题,演艺行业有了不少动作。4月8日,2021马栏山版权保护与创新论坛上,爱奇艺、优酷、快手、芒果TV、中南传媒、中广天择、马栏山文创投等10家企业代表共同签署并发表《马栏山版权宣言》。3月22日,快手明确直播间场景的音乐版权结算标准,并在原结算基础上新增词、曲版权的单独结算以及独立音乐人的结算通道。

版权保护一直是演艺行业既重视又无奈的话题。业内人士表示,版权出现问题,经常会发生在新人签署合约的时候,“对于版权保护问题知之甚少,缺少法律意识,加之‘成名’心态,缺少对于细节的把控,往往日后会有相关纠纷。”版权问题错综复杂,法律关系更是让不少创作人头疼,明晰自己作品的权利范围和具体权利内容,对原创作者进行维权具有重要意义。

 

版权问题层出不穷
 

大众常说的“版权”,在国内更多被认定为著作权,文字作品、口述作品、音乐、戏剧、曲艺、舞蹈、杂技艺术作品等都是受保护对象,而在演艺行业,作品的版权保护是不可避免且必须要做的事情。

音乐版权纠纷可以说在行业内最为普遍。据中国传媒大学音乐与录音艺术学院发布的《2019年中国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数据显示,“作品被抄袭”侵权案件占比43.2%、“作品被改编”侵权案件占比32.5%、“未经权利人允许在影视等使用及传播”占比26.9%等是较为常见的侵权行为。前一阵,歌手吴青峰出现的版权纠纷,则属于著作权归属问题。2019年4月,歌手吴青峰前经纪人林暐哲以公司名义起诉吴青峰,称在自己享有苏打绿歌曲著作权专属授权期间,吴青峰未获得同意进行相关曲目的表演,涉嫌违反《著作权法》,要求吴青峰赔偿800万元新台币。今年4月1日,环球音乐华语部发声明称,旗下艺人吴青峰与前经纪人林暐哲的著作权纠纷,二审依然维持一审判决,吴青峰胜诉。

3a83bc0bded54fa0dd97a29449c6b25.jpg

中国在九十年代经历盗版风波之后,音乐行业纷纷开始打击盗版,合法进行维权。随着数字音乐时代的开启,唱片公司开始与音乐平台进行合作,尤其加强对音乐版权的把控,并加以规范。

如今,音视频平台发展壮大,不少新问题开始出现,围绕版权的话题和纠纷不断出现在音视频平台的舆论中。今年2月1日,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官方发布公告,要求快手平台停止侵权行为并且下架首批一万部涉嫌侵权视频。据音集协统计,截止至2020年12月,快手平台有不少于1.55亿个视频涉嫌侵权。在这之前,1月15日,阿里文化诉腾讯相关公司通过分开合作的方式擅自向用户提供《五月天第一张创作专辑》等10张音乐专辑的网络传播服务。经法院审理判定,阿里文化获赔经济损失及制止侵权的合理开支合计人民币43.2万元。

 
 
 

 

加强版权保护各方出招
 

随着演出市场越来越多原创作品诞生,从业人员对于版权保护的意识不断增强,政府领导部门对法律文件进行修改和制定,从多方面保护创作者的权利。

作为最主要的版权保护文件,新《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将于今年6月1日起实行,此次完善了作品、权利等相关概念和制度,加大对于侵权行为的惩治力度,并增强著作权主管部门的执法手段。2020年4月28日,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视听表演北京条约》生效,全面保护表演者对其表演享有的精神权利和经济权利,提升了国际社会对表演者权利保护的水平。

据国家版权局统计,2020年全国著作权登记总量达5039543件,同比增长20.37%。2020年受疫情影响,线上成为演艺行业的“发展阵地”,除了平台对音乐、视频等相关原创作品的保护外,政府领导部门联合出手,加强对于网络平台的监管和管理。今年2月4日,国家版权局、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联合开展“剑网2020”专项行动,中宣部版权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专项行动加强了对网络视频、音乐等领域主要网络服务商的重点监管,强化对网络直播、“自媒体”等新业态的版权监管,巩固了视听作品、电商平台、网络文学等版权治理成果。

如今版权保护意识逐渐从线下扩散至线上,规范线上相关作品的版权保护问题成为主要解决方向。快手虽然明确直播间场景的音乐版权结算标准,但对于相关作品的版权,并未一起涵盖。快手音乐负责人在“2021快手音乐版权生态大会”上表示,“内容平台要求版权方和音乐人签署独家授权协议,是平台本身受益而非创作者受益。快手尊重版权的本质,也希望能够让音乐在更广阔的市场上进行有序的传播。”目前,快手在原有短视频版权结算的基础上,新增直播场景和词曲的结算,并首次面向独立音乐人开放结算通道,这意味着版权保护、版权收益不再是唱片公司的专属,独立音乐人和音乐公司,都能和快手以同一套市场化的标准进行合作。

 

版权保护意识有待加强
 

对于一些大制作、大IP项目,在版权保护问题上也不乏有做得好的例子。中国歌剧舞剧院对舞剧《孔子》中的多种元素进行了全面的著作权登记,剧本、舞美设计以及服装、全剧视频、原创音乐等都进行了不同方面的版权登记。一系列的动作不仅保护了这部属于中国的作品版权归属问题,也在舞剧《孔子》走向世界的时候,提供了强有力的保护,助力其顺利“走”出国门。

版权问题错综复杂,许多艺术家专注于自己的创作领域,对于繁琐的法律问题知之甚少。业内人士称,“版权经常出问题,是因为在较长时间内,从业人员对于版权保护没有相关信息的积累。”他表示,艺术高校缺乏相关法律的讲授,从业之后也并未提高版权保护意识,“尤其是新人与经纪公司签约时往往会选择全盘相信,很少对签约条款进行专业的法律分析和考究,甚至对已‘被迫’接受‘霸王条款’也全然不知,为日后的版权问题留下隐患。”

《2019年中国音乐人生存状况报告》显示,通过对5493份问卷分析,65.8%的音乐人没有将作品授权给第三方版权公司,受访音乐人中仅仅11%加入音乐著作权管理组织。演艺行业从业人员,尤其是音乐行业从业人员,很多时候为了规避版权问题,会同词、曲作者提前沟通,并在双方知晓的情况下主动签署授权书,一位从事音乐行业二十余年的音乐人、制作人表示,“在举办演唱会时,会提前写好授权书,注明‘本次演唱会的词曲,已被词、曲作者授权,可免费使用。’等这样的字眼,并主动提交给当地的主办和承办单位以及相关领导部门,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如今,版权保护印刻在每一个创作者的心里,无论是数字信息化时代的线上版权,还是传统概念中线下的作品版权,两者都是每一个创作者精心耕耘、耗费心力的劳动成果,让每一个创作者依法享有署名、发表、出版、获得报酬等权利,只有这样才能进一步规范版权市场,在发挥文艺作品艺术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同时,最大程度保护它的经济价值。

 

 

 

作者/排版:牛春晓

校对:向雯

 

协会新闻
行业新闻